九游登陆平台小说 > 大魏读书人 > 第一百二十二章:仙道第一绝色,水云烟

第一百二十二章:仙道第一绝色,水云烟


  工部尚书李彦龙看着手中的图纸。

  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认真端详,每一个细节都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过了一会后,李彦龙眼中露出精芒。

  “好!好!好!”

  “此物当真是利田神物啊。”

  李彦龙紧紧抓着图纸,激动无比道。

  他是工部尚书,这种图纸只看一眼就知道有什么作用,自然显得无比激动。

  甚至他脑海当中已经出现水车的整体形象。

  “此物可否造出?”

  然而女帝冰冷的声音响起,让工部尚书顿时回了神,一瞬间工部尚书有些惶恐道。

  “回陛下,此物可造。”

  李彦龙直接回答。

  “需多少银两。”

  女帝倒也直接。

  “五百两银子,便可造出此物,但只能延长十里,此物最麻烦和最关键之物在于延长之上,每一里需五十两白银。”

  工部尚书如此回答,不过这只是一个大概数字,具体怎样还是要看实际情况。

  “若用上等铁石和藤木呢?”

  女帝再次问道,而李彦龙脸色则微微一变。

  “陛下,若用上等铁石,估计造价极贵,至少翻五倍以上,而且是至少。”

  李彦龙知晓这两种材质,所以说出这个价格。

  “五倍?”

  女帝沉默了。

  也就是说两千五百两银子,延长十里,如果想要再延长一里就需要二百五十两银子,正常来说比较穷苦之地,水源相隔三四十里也差不多。

  加上造物成本,这就是接近七千多两才能给予一乡水源,甚至这只是保守估计,毕竟人工还没有算进去。

  真要落实下来,一乡之地,需要一万两。

  大魏王朝,十乡为一县,十县为一府,十府为一郡,分两广四湖境,一广四十九郡,四湖三十六郡,加起来一共是二百四十二郡。

  算起来的话,有二十四万两千个乡镇需要水车,这里面不包括县都,府都,郡都,所以真要按最高标准,就需要二十四万万两白银啊。

  国库根本遭不住。

  沉思一番后,女帝开口道。

  “着工部就地考察,以穷苦赤地有水源者优先,先定最穷五十郡,但必须在南广范围内,搭建水车,衡量长度,控制在三十里内,最终统一汇报。”

  “李彦龙,朕给你五万万两白银预算,尽可能节省劳力费用,可鼓励百姓出力,搭建水车,一切成本能省则省,但材质不可节省。”

  女帝做出抉择,五万万两肯定不够,但这是预算,按照造价成本,五十郡差不多就要五万万两白银了,其中算是部分人工成本。

  至于需要如此多的货物,想来工部也可以去谈价格,不可能按照市价来做,自然是最低价,让商人能赚到银子,但不能赚太多,毕竟这是利国之物。

  女帝本来也想过用便宜的材质,但想了想她还是否决了。

  原因无他,这种东西若是用劣质木材,只怕修修补补更加麻烦,倒不如直接用最好的材质,一劳永逸,苦就苦点。

  大不了先让部分百姓先把粮产提升上来,等来年收成好了,再慢慢去更改。

  说来说去还是一点,银两不够花啊。

  这要是国库有个几十万万两白银,那该多好啊。

  “五万万两?陛下?您说真的吗?”

  女帝随意的开口,把李彦龙吓傻了,他知道这个东西价值不菲,可愣是没想到女帝开口就是拨款五万万两?这可是天文数字啊,如今国库的确有钱了,但也不至于随随便便拿出五万万两吧?

  “你觉得朕是再说笑吗?”

  女帝声音略显冷漠,而李彦龙立刻低头道。

  “陛下,臣自然不敢怀疑陛下,只是臣想问一句,若真拨款五万万两,户部尚书顾言那里如何交代?”

  他出声问道,这事一定要问清楚,如果解释不清楚,按照顾言这个性子,他真敢拿刀来砍自己,回头还要说是自己蛊惑陛下,所以这个锅自己不能接。

  五百万两拨款,他必欣然接受,五万万两,他绝对不能乱来。

  顾言这个守财奴,跟他谈什么都好,就是不能谈钱,出了事他遭不住。

  “此事,朕自会与户部尚书商议,你不用管,请算好了即可,这是朕的库令,若你需要银两,直接来找婉儿即可。”

  女帝开口,提到了顾言,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毕竟顾言对银两极其执着,真要让他拿出五万万两,他绝对不会拿出来的,不过好在帝王有一票否决权,可以越过他来办这件事情。

  只是如果让顾言知道了这五万万两没了,估计......是一件麻烦事。

  但没办法,眼下的局面,自己必须要这样做。

  “陛下英明。”

  李彦龙也没什么说的了,反正既然陛下是这个意思,他照做就好。

  “恩,回去吧,记住,此事与任何人都不要去提,否则视为重罪。”

  “尤其是顾言,先不要与他说此事。”

  女帝特意叮嘱一句,而后便让李彦龙告退。

  后者点了点头,大魏还是女帝做主的,花不花钱也是女帝说了算,他心里明白,所以转身离开。

  待李彦龙离开后,女帝也缓缓开口。

  “朕乏了,休息一会。”

  说完此话,赵婉儿明白这是何意,当下起身告退。

  等赵婉儿走后,女帝从龙椅上起身,来到龙銮当中,直接躺了下来。

  脑海当中满是许清宵那四个字。

  【除非娶你】

  “唉。”

  长长叹了口气,女帝知道这件事情一定要说清楚,只是眼下不合适。

  “等到时机成熟,朕为他物色几位不弱于朕的绝色吧,也让他断绝这念想。”

  “不过,想要找到与朕一般的绝色,只怕世间难有。”

  “呃......不对,天道司好像有一位,好像在藏经阁中,可以让许爱卿看看,算了,算了,到时再看吧。”

  女帝心中如此想到,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直接拒绝许清宵,怕伤了许清宵的心,可若是不拒绝,早晚要解释清楚,那个时候只怕许清宵爱自己爱到发狂。

  产生了执念就不好了。

  索性不如给许清宵挑选几位绝色,让其断绝念想。

  而与此同时。

  相比较女帝的惆怅,许清宵还算不错。

  守仁学堂内。

  许清宵正在泡茶,同时也在思索一件事情。

  找书店。

  是的,许清宵想找个书店去看看书了,一来是调查中年男子的身份,二来是研究研究异术,三来是查找一下丹神古经让自己搜寻的材料,四来则是补充一下知识量。

  老话说的好,活到老学到老,吾日三省吾身,多读书总没错的。

  不过这大魏京都内,只有两个地方藏书无数,其余地方加起来都不如二者之一。

  一个是大魏皇宫中的大魏藏经阁,一个是大魏文宫内的文库。

  这两个地方藏书无数,里面的书籍够自己看个三五年了。

  只是皇宫不能随便进去,而大魏文宫就更不好去了。

  尴尬。

  许清宵有些苦恼啊。

  也就在此时,陈星河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捧着一堆书籍,有些艰难地朝内走来。

  杨虎看到立刻上去帮忙。

  “陈大人,你怎么拿这么多书回来啊?”

  杨虎捧着几十本书籍,有些好奇问道。

  “我辈读书人自然要看书,否则如何长进?”

  陈星河开口,自许清宵入宫后,他便离开了学堂,去租借一些书籍回来。

  “师兄,王儒兄呢?”

  许清宵问道。

  “王儒?他朋友找他了,不用提来,清宵,马上就是诗会了,你不看看书准备准备?”

  陈星河走来,喝了口茶,询问许清宵。

  “不了,我就不准备什么了,现在没心思考虑这个事。”

  许清宵摇了摇头,他现在哪里有心思去想诗会不诗会啊,他又不喜欢装哔,参加走个过场都行。

  “师弟,你就莫要谦虚了。”

  “这次诗会,据说入场请帖,一帖难求,大部分都是冲着你来的。”

  “你要是不作两首诗,估计都不答应。”

  陈星河如此说道,不过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内心还是有些难受。

  他能接受许清宵有才华,但才华过头了就不好了。

  “不作。”

  “这次我都不太想参加。”

  “没心思,再者我也不想作诗了,低调一些也好。”

  许清宵认真说道,这次诗会他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坚决不作诗。

  主要是太高调了,是时候要低调低调,不然的话,还让人家怎么活?

  “师弟,你说真的?”

  陈星河听到这话后,心思瞬间活跃起来了。

  他这几日都在苦苦研究诗经,但每每研究到一半又很难受,毕竟有个许清宵在,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竞争。

  好在的是许清宵是自己师弟,所以也没有嫉妒不嫉妒这个说法。

  然而现在许清宵信誓旦旦说自己不会作诗,那陈星河来劲了,如果许清宵不作诗的话,自己还是可以露个脸的。

  “不作,除非不得不作,不然就算是陛下开口让我来,我都不来。”

  许清宵回答道。

  “师弟,你成熟了。”

  陈星河神色认真道。

  许清宵:“......”

  “行了,那师兄就不耽误你了,你好好休息吧,师兄去看看书,没事再找你讨论讨论诗经。”

  陈星河笑道,有些喜悦。

  而许清宵点了点头,待陈星河走后,许清宵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

  过了一会,杨虎的声音响起了。

  “许大人,怎么感觉您从皇宫回来,有些魂不守舍啊。”

  “怎么回事?是谁找您麻烦吗?要不要我去削他一顿?”

  杨虎关心问道。

  “行,你有这心我很欣慰。”

  “怀宁亲王让我很不爽,你去吧,我让杨豹为你准备好棺材,你要什么木?红木咱们买不起,挑个好点的。”

  许清宵打趣道。

  杨虎:“......”

  看杨虎沉默,许清宵微微一笑。

  “行了,跟你逗着玩的,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书,家里的书都翻烂了,外面书店的书也不怎么样。”

  “唉。”

  许清宵叹了口气,说出自己的烦恼。

  “哦,读书的事我就不懂了,大人您慢慢想吧,我去外面走走,听点消息。”

  杨虎很识趣的离开,学堂当中又只剩下许清宵一个人坐在这里了。

  今日学堂无课,若是有课的话,还能欺负欺负那帮熊孩子,可惜的是啊,有点无聊。

  但又不能去干活,万一自己又忍不住想怼人或者是想干点啥事,岂不是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好无聊啊。

  许清宵最终起身,去房间睡觉去了。

  然而他说的这些话,却被厨房中的李广孝听得一清二楚。

  “读书?”

  李广孝偷偷取出一张天旨,随后在上面写下一行字,紧接着丢进灶台内,开始继续炒菜了。

  而房内。

  许清宵躺在床上,武道进了八品,基本上不需要睡眠,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无聊之下,许清宵一挥手,浩然正气凝聚出言天册。

  铸造此物,许清宵是根据天旨来做的,但具体效果是不是跟天旨一样,许清宵就不清楚了。

  得研究研究。

  拿着言天册,许清宵缓缓感应,很快言天册的作用效果浮现在脑海当中。

  的确有天旨效果,但想要与对方通信需要对方的一缕头发或者是一滴血液,那么自己就可以与对方通信了。

  如果没有的话,就只能随机出现在方圆百里某个人面前了。

  或许是太过于无聊,也或许是因为实在是没事,许清宵想测试测试言天册的作用。

  故此许清宵以浩然正气,凝聚言天册,打算试试看。

  只是很快,许清宵有些好奇了。

  在言天册上写完字后,便会随机出现在一个人手中。

  所以,自己写什么比较好呢?

  思来想去,许清宵缓缓落笔。

  【在吗】

  写完这两个字后,许清宵点了点头,这个问题中规中矩,也不会惹来什么麻烦。

  经典开场白。

  确定好后,许清宵将此页取出,然后微微一抖,顿时之间化作烟雾消散,不需要火烧,省了一道工程。

  也就在此时。

  大魏藏经阁。

  巍峨宏伟的藏经阁,外形看来是一座宝塔,一共有九层,占地六百亩,这里面藏书十万万册,皆是世间珍品,大魏基本上所有的书籍都藏在其中。

  而藏经阁只允许皇室一脉入内,亦或者一些重要人物,即便是六部尚书想要借阅某本书,都不能入内,需要陛下开口,藏经阁内的太监从中取出,交给对方。

  可见藏经阁的重要。

  此时。

  藏经阁第二层。

  奢华无比的藏经阁,摆放着各类珍品瓷器,一颗颗夜明珠镶进墙体,散发光芒,无论外面是否白昼,都不影响其中。

  藏经阁内,数十名婢女太监站在两旁,显得恭恭敬敬,因为不远处站着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大魏天道司使者。

  太上圣宗圣女,

  水云烟。

  不远处,一道洁白无瑕的身影静静而立,美到令人窒息的面容,精致到无法挑剔,身材更是玲珑曲致,一袭淡青色的长发,每一缕都散发仙气。

  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仿佛世间一切都配不上她,一双眸子更是蕴含着无尽仙气。

  水云烟的一举一动,即便是让这些女子们,也忍不住投目而去,圣洁且有充满着冷傲。

  白玉青簪束发,微风吹来,将一缕缕发丝吹乱,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她静立,仿佛万物都安静下来了。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绝世,又仿佛是从仙界下来的女子,美的令人怦然心动,又美的令人只敢仰望。

  这就是水云烟,太上圣宗的圣女,道行极深,地位极高,在大魏也是顶尖的一批权贵,几乎无人敢得罪她。

  据说如今年不过十八岁,却已经踏入了四品仙道,端是可怕。

  这样的女子,充满着神秘色彩,也同样极度高冷,如若说女帝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冷冽,然而水云烟则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

  传闻她一生与人开口说话不超过十句,就是如此的冷艳。

  也就在此时。

  水云烟将一本书籍缓缓放回原位,书籍之名叫圣之起居。

  放下书后,水云烟开始沉思。

  她微微皱眉,似乎再寻找什么一般。

  只是,就在这一刻,一张由浩然正气凝聚而成的白纸,缓缓出现在她面前。

  “浩然正气也可传信吗?”

  水云烟第一反应便是惊讶,她对这种传信之术并不惊讶,因为她也能做到,惊讶的是,浩然正气也可以传信?

  这不太可能吧?儒道好像没有这个能力吧?

  水云烟眼神中露出好奇之色,而后才将目光看向白纸上的字。

  【在吗】

  字体工整,说不上极好,但也不差,而且内蕴浩然正气,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

  但水云烟眼中愈发显得好奇,她不明白此物是什么。

  再者,为何此物为何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有人再暗中观察我吗?”

  “不管是谁,能以浩然正气凝字,必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不可怠慢。”

  水云烟心中浮现许多猜想。

  思考了许久,水云烟最终抬手,葱葱玉指一捏,顿时一根淡蓝色的细笔出现,显得清秀优雅。

  她在白纸上缓缓落字。

  【晚辈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有何要事】

  随着落字结束后,水云烟挥了挥手,当下白纸化作白烟消散。

  下一刻。

  守仁学堂当中。

  许清宵躺在床榻上,显得无聊。

  只是突兀之间,一缕缕白烟飘来,这种白烟无法用肉眼观看,唯独许清宵能看到,或者消散时能看到一会,具体飘向何处,自然看不到。

  白烟重新凝聚,出现在许清宵眼中。

  【晚辈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有何要事】

  字体秀美,工整漂亮,光从字迹上,许清宵就能确定,这是个女子。

  没想到第一次就能遇到妹子?当真是运气不错。

  实话实话,许清宵已经做好遇到抠脚大汉的准备了。

  而且看对方所写,看来是把自己当做一位大人物了。

  想想也的确,这种手段想来等闲之辈也做不到。

  不过许清宵可以判断的出,这个人有点单纯啊。

  不然也不会给予这种回复,如此单纯的女子,现在可是少了。

  恩,得好好给她上一课,要让她知道社会的残酷,免得以后被别人骗想不开。

  故此,许清宵快速落字。

  【吾乃大魏读书人,出生于黑暗时代,如今刚刚复苏,但却发现身体已经衰败,现需五种材料,方可稳固自身修为,否则必死无疑,还望小友出手搭救,等老夫复苏,定送你一场天大造化】

  许清宵快速落笔写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打发打发时间,也好给这种无知少女上一课。

  免得被骗。

  很快,白纸再次化作烟雾飘散。

  藏经阁内。

  水云烟正准备再取一本书籍观阅时,白纸又出现在自己面前。

  当看完新的内容后,水云烟顿时露出惊讶之色,而后眼中更是浮现担忧与一些紧张。

  “没想到这位前辈来头竟然如此恐怖,而且还受了这般伤势。”

  “师父教过我,儒道有一些人,处于黑暗之中,守护人族,看来这位前辈就是这样的存在,我身为人族,必不可见死不救。”

  水云烟想到这里,当下快速写字回复。

  【前辈,您需要什么材料?晚辈或许能为你寻来】

  水云烟如此回答。

  不过她之所以这样,并不是因为对方境界高深,所以才略显讨好,实际上她为人心善,也古道热肠,但就是不喜欢与人打交道。

  自己有病,而且是很古怪的病,只要人多,就莫名不舒服,若是与不认识的人聊天,更是紧张难受,有时候要是多说两句,更是会紧张到昏死。

  这个毛病只有自己师父知道,但书信聊天就没问题,只要不开口就好,尤其是不要太多人。

  那些皇宫太监婢女都站在远处,不得靠近自己,不然也会不舒服。

  所以见对方如此,水云烟总觉得对方是在暗示什么,是一种求救,只是不好直说。

  很快,白纸消散。

  守仁学堂。

  许清宵再次收到水云烟之信,这下子有些惊讶了。

  “没想到这姑娘竟然如此单纯?”

  许清宵本以为对方会骂自己两句神经病,却没想到居然真信了。

  而且还愿意为自己寻来材料。

  啊......这。

  一时之间,许清宵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但转念一想,能收到自己言天册的人,或许来头也不小啊。

  而且得知自己的身份之后,依旧没有任何紧张和激动,从字体笔画可以看出,这个女子不但单纯,并且心肠也极好。

  一时之间,许清宵起了一个主意。

  丹神不是让自己寻找材料吗?虽然不知道这些材料难不难找,但若是有个来头大的人物帮自己,或许会简单一点。

  毕竟这种又单纯而且又可能有些来头的人,这年头已经不多了。

  就当做是结个善缘,等以后自己变强了,再帮帮她,也算是互相帮忙。

  恩,对!

  想到这里,许清宵也快速回话。

  【多谢小友了,老夫需要天外陨金一斤,六品灵木心一颗,万年紫玉髓一斤,焚谷灵炎一朵,阴冥沙一斤,劳烦小友帮忙,如若寻来,老夫定当重谢!】

  许清宵直接将破境丹的药方丢出去,他也不怕被察觉什么,毕竟这东西也只有丹神能炼出来。

  当然对方也很有可能再钓鱼。

  只是许清宵也没什么怕的,反正对方又不认识自己,真钓鱼,大不了就尴尬一下,可若对方真能帮到自己,也算是意外之喜啊。

  随着言天册再次化作云烟。

  大魏文宫藏经阁内。

  水云烟静静地看着新出现的内容,随后不由微微皱眉。

  “天外陨金?灵木心?紫玉髓?焚谷灵炎?阴冥沙?”

  她皱眉沉思,很快又点了点头,心中喃喃自语道。

  “紫玉髓,灵木心,天外陨金,这三样东西好像有,不过剩下两个就没了。”

  想到这里,水云烟便快速在白纸上落字。

  不多时,守仁学堂内,许清宵再次收到回信。

  【前辈,这五种东西,晚辈有紫玉髓,灵木心晚辈宗门也有,天外陨金晚辈可以想办法去弄到一斤,至于其他两种,晚辈需要好好找找,前辈可否坚持?】

  对方的回信出现。

  让许清宵有些愉悦了。

  对方字体有灵韵在其中,应该不是戏弄自己。

  单纯的就是单纯,一看就是那种没经历过什么事情的小姑娘,不然哪里这么容易上当啊。

  想到这里,许清宵也不客气了。

  【多谢姑娘,若老夫脱困,必百倍报答】

  很快,回信又来了。

  【前辈客气了,你我皆是人族,理应互相帮助,再者前辈也是为人族而被困于黑暗之中,晚辈所做也是义务,只是若寻来这些材料,如何交给前辈?】

  对方问道。

  看到这个回答,许清宵有些皱眉了。

  他还真拿捏不准,对方是再钓鱼还是认真的。

  毕竟这感觉好像是在套自己地址啊。

  如果是钓鱼,那就麻烦了,回头直接带人来守仁学堂闹腾,当场社死。

  如果是真的,如果自己说不出来,或者是给个假地址,也很麻烦啊。

  想了想,许清宵想到了一个主意。

  【老夫暂时被困在黑暗之中,但老夫之徒儿能联系上老夫,老夫之徒儿,才华惊世,老夫听闻过些日子太平诗会开启,老夫徒儿会赴宴诗会,到时小友只需要找诗会之中最为优秀之人,那便是老夫徒儿】

  【老夫也会与徒儿交代,这样,老夫给你一个暗号,到时你只需要说一声奇变偶不变,如果有人回你一句符号看象限,那人就是我徒儿了】

  【小友,多谢了,先不说了,等老夫恢复元气,必将一身所学传给小友,以报答其恩】

  许清宵一口气写完三行,紧接着挥了挥手,就不再联系了。

  反正话说到这里了,不管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己必须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恩,稳健第一。

  做完这一切后,许清宵也就不多想了,直接倒头休息。

  至于太平诗会?对口号这种事情。

  许清宵倒也不怕,回头看看是谁,如果一看就是想找自己麻烦的那种人,直接不理。

  如果当真捡到了宝,那就只能厚着脸占点便宜了。

  当然不白占,有偿。

  退一步说,倘若对方察觉到什么,想要报官。

  那许清宵也不怕。

  毕竟这里是大魏,小姐,说话是要讲证据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骗了你!

  什么?你要报官?等下哈,等我穿好官服,来,您说,请问您遇到了什么事。

  总而言之,许清宵进退自如,还真不担心什么。

  有,就当意外之喜。

  没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又不抱什么很大的期望。

  而就在此时,大魏藏经阁内。

  当水云烟看到新的回复后,眼神之中充满着自信。

  “前辈,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弄到这五种材料的。”

  “不过就怕找不到你徒儿。”

  “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

  水云烟已经完全相信许清宵是儒道绝世大人物,最起码也是个半圣,所以她激动无比,期盼自己将一位圣人救出,这样一来的话,她也算是为天下苍生造福了。

  至于这些材料,她一定会认真收集,再交给对方徒弟。

  眼下唯一担忧的就是,自己找不到是谁,但也无所谓了,最起码知道这位前辈的徒弟会参加下月太平诗会,而且圣人的徒弟,绝对不一般,能摘下榜首之人,肯定是这位圣人的徒弟。

  想到这里,水云烟立刻朝着藏经阁里面走去了,她要查询一些资料,关于方才那五种材料的资料,赶紧在诗会开始之前,为这位前辈收集好。

  免得让前辈饮恨,这样对天下来说,都是一件不幸之事。

  没有人会相信,被誉为仙道第一冷艳仙子的水云烟,其实藏着一颗古道热肠之心。

  而就在翌日。

  皇宫内,又是一张旨意传来。

  “陛下有旨,户部侍郎许清宵,年近二十,担任户部侍郎之职,或有压力,故,赐经阁令一枚,令户部侍郎许清宵常入宫中藏经阁,静心读书,增长阅历,以免再做过激之事,钦此。”

  女帝的旨意响起时,让许清宵有些惊讶了。

  这还真是想睡觉就来了枕头啊。

  自己昨天饭不思茶不想的,就是想着如何进皇宫看书,可没想到女帝竟然主动让自己去藏经阁看书,还给了自己一块经阁令?让自己可以自由进入藏经阁?

  没想到这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种好事?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正常,毕竟自己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户部侍郎,二十岁的从四品官员,整个大魏古今往来也没多少了吧?

  让自己去好好读书,也是理所当然的。

  想到这里,许清宵满是笑容地接过经阁令,塞了几两银子给传信的太监,后者也笑呵呵地离开,临走的时候,更是直夸许清宵是好人啊。

  送走太监后,许清宵重新整了下衣冠,便直接朝着皇宫藏经阁走去了。

  眼下也没有事做,倒不如去看看书,增加一些阅历最好。

  就如此,两刻钟后。

  许清宵来到了大魏藏经阁下。

  皇室藏经阁,宏伟大气,如一座宝塔一般,手持经阁令,守阁侍卫对许清宵也颇为尊重。

  入内之后,有经阁管理太监走来,与许清宵讲解经阁中的一些规矩。

  不可抄录,不可拓印。

  若需带走,最多只能带两本书离开,并且一个月内不允许再外借出去。

  同时经阁内也不允许大声喧哗之类,当然这些规矩也只是说说而已,许清宵真要大声喧哗,也没人敢制止。

  “许大人,您打算看些什么书籍?需要奴才为您指路吗?”

  守阁太监谄笑道。

  “如此甚好,劳烦公公了,本官想看一些药材类型的书籍。”

  许清宵笑道。

  “药材?许大人,您跟我来。”

  守阁太监只是想了想,马上便朝着前方引路,不多时便将许清宵带到一处书阁之下道。

  “许大人,这是药材一类,前后七座,一共有十七万五千册,都是药材书籍,您是需要看哪种类型的药材书籍?奴才可以为您好好找找,也免得耽误大人的时间。”

  对方如此说道,十分贴心。

  “不用了,多谢公公好意。”

  许清宵取出一张十两银子的宝钞,不动声色地递给对方,这般致谢道。

  他不可能说出自己需要找什么药材,这种事情还是尽可能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

  “大人客气了,大人,奴才就在不远处,这是唤铃,您只需要轻轻摇晃一下,奴才就会过来。”

  对方笑道。

  “劳烦了。”

  许清宵点了点头,随后便开始翻阅书籍。

  书籍不厚,许清宵只需扫一眼,便能记在脑海当中,所以看似十几万册,若只是光记和查,两三天内便能全部看完。

  这就是儒道开窍的好处,看书看的快。

  如此,一本本书被许清宵认真翻阅。

  大量信息涌入脑海当中,不管有用没用,反正全记下来肯定没错。

  这一刻,许清宵如同一块海绵一般,疯狂吸收这些知识,不痛反而很快乐。

  果然读书使我快乐啊。

  就如此,足足三天后。

  许清宵总算是看完了这十七万册书籍,并且......也知道了丹神古经所说的五种药材有多恐怖了。

  天外陨金,一颗万斤重的陨石从天而降,内部有一小块差不多半两左右是陨金,可打造五品兵器,也是四品王者兵器的副材料,一两五万两白银,而且还买不到,一斤五十万两白银。

  六品灵木心,树木无心,一万棵树木,才有一棵灵木,而一万颗灵木才有一棵有心,还必须要是六品的,这东西具体价格没写,很难买到。

  万年紫玉髓,这个就更夸张了,万年紫玉就难得,而且玉髓是玉石里面的精华,五十万两都不见的能买到。

  焚谷灵炎,这玩意还好,世间极火之地,名为焚谷,一共有九层,最核心的一层,可以烧死二品武者,而灵炎是第四层的火焰,并且保存是个问题,算个五十万两差不多了,至少有银两能买到。

  阴冥沙一斤,这个就离谱了一点,极阴之地,黄泉路上一捧沙,但凡这种地方,都是鬼气森森,妖魔横立,而且阴冥沙对鬼修来说可以加快修行速度,一般都是鬼王级家中有这个玩意。

  买估计是买不到了。

  估算下来,这五份材料,其中三份一百五十万两,其余两份光靠银子很难买到。

  对了,许清宵还通过一些书籍,得知什么是灵石。

  一种十分珍贵的矿石,是仙道修士修炼的东西,价格没有出现。

  但仙道之物,肯定便宜不到哪里去。

  恩,有够离谱的。

  这丹神古经是不是把自己当冤大头啊?

  动辄百万两白银。

  自己如今是户部侍郎,月俸五十两白银,按照这个算法,自己一年也不过六百两,打工三千年就可以买齐三种材料。

  并且物价不能上涨!

  银两不能贬值,不然就得无限追加了。

  “不行!”

  “要回去讨价还价!”

  “绝对不能让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谁买得起?”

  许清宵笃定了主意,手中的书籍,捏的很紧。

  虽然自己想要突破境界,但条件太困难的话,许清宵必须要讲讲价格了,否则这谁顶得住啊?

  自己又不是冤大头,从来只有自己坑别人的份,哪里会被别人坑?

  不行,不行。

  也就在此时。

  突兀之间,一道身影缓缓朝着自己走来。

  是一道白影。

  ......

  ......

  本章大改了一下,就是许清宵与水云烟的对话,之前写的有点自嗨了,想要玩梗,想要跳脱一下。

  结果玩的有点不伦不类,以后尽量不玩这种梗了。

  后来的读者们,对你们阅读不会有任何影响。

  之前的老读者们,仔细看对话,改掉了碰头方式,换了另外一种方式。

  大家一定要仔细看清楚!不然后面的剧情,可能就会显得有点古怪!!!

  实在抱歉了!!!!不改的话,这段可能直接垮掉!!!!!!!!

  抱歉抱歉!!!!!!!!!!!!!!!!!!!!!!!!!!


  (https://trip-cd.com/html/book/3/3830/7090731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trip-cd.com。九游登陆平台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trip-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