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游登陆平台小说 > 大魏读书人 > 第一百三十三章:千古!千古!又显千古!

第一百三十三章:千古!千古!又显千古!


  大殿内。

  随着一声笔来。

  让殿中众人,彻底安静下来了。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许清宵身上。

  紫色的浩然正气,更是让许多儒生惊愕。

  而许清宵手握春秋笔。

  而此时,陈正儒的声音响起。

  “速给守仁准备纸张。”

  陈正儒开口,让人给许清宵准备纸张。

  只是,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不用。”

  “千古诗词,无需纸张。”

  淡淡的声音响起,却引来大殿众人一阵惊愕,所有人倒抽冷气,实实在在懵了。

  尤其是十国大才,他们更是眼神发懵。

  这许清宵为何如此狂妄啊。

  这诗还没作,就敢说千古?

  好家伙,我倒要看看,你今日能不能作出千古诗词。

  十国大才心中皆然憋着一股气,尤其是唐国李恩,本来今日盛宴之上,自己应该是出尽风头的,可没想到许清宵一来,就抢过了所有风头。

  而且还如此大言不惭,自己诗出镇国,许清宵还没作诗就说要写千古诗词。

  行!今日,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写出千古诗词。

  十国大才望着许清宵。

  大魏百姓望着许清宵。

  大魏文人望着许清宵。

  宴席之上,陈正儒,张靖,顾言,周严,包括大魏文宫中的大儒,以及四大书院的院长。

  所有人,都看着许清宵!

  所有人,都等待着一个奇迹!

  而就在此时。

  许清宵落笔了,伴随着他的声音响起。

  “君不见!”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这是第一道声音,大魏有也有黄河,因为其名简单,所以许清宵没有修改,直接用原文。

  他的声音响起,同时快速落笔。

  随着第一个字出现,便是金光璀璨,而当这句诗词写出,整个大殿沐浴金色光芒。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许清宵第一道声音,充满着慷慨。

  然而第二道声音,却莫名低沉起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沉下了心神,他们沉溺在这诗词之中。

  也就在这一刻,酒池之中,所有的酒,化作长河一般,朝着许清宵涌动,如黄河奔腾,滚滚而动。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许清宵再次开口,而这一次,他的声音,比之前更响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无与伦比的浩然正气,自宫外凝聚,更像黄河奔腾,涌入整个宫殿了。

  唰!唰!唰!

  整个大殿内,六部尚书在一瞬间站起身来了,所有大儒也不由站起身来了,包括四大书院的院长。

  大魏的读书人,在这一瞬间,眼神之中,充满着无与伦比与惊叹。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

  好!好!好!

  好啊!

  陈正儒反应的最快,这两句话,简直是赋予这首诗灵魂,好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好一句千金散去还复来啊。

  许清宵当真是经天纬地之才啊!

  满腹经纶,满腹经纶啊!

  许清宵之才,博古通今!

  许清宵,当真气吞山河啊!

  这一刻,身为大魏丞相,身为吏部尚书,身为文宫大儒的陈正儒,再也保持不了淡定了。

  他浑身颤抖,只因为许清宵这首诗写的实在是太好了。

  简直是振聋发聩!

  不仅仅是他,大魏的读书人们,在这一刻,也忍不住浑身颤抖。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

  这是何等的自信啊,这又是何等的狂傲啊。

  许清宵啊许清宵,你到底是什么妖孽啊。

  离阳宫内,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许清宵。

  他的光芒,实在是太耀眼了,没有人能够遮盖。

  华星云望着许清宵,沉默不语。

  水云烟望着许清宵,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

  慕南平望着许清宵,激动的指甲发白。

  慕南柠望着许清宵,心中也莫名有些其他想法。

  离阳宫外。

  许清宵每一个字,都映照在天穹之上,每一个字都大过镇国诗,每一个字都璀璨如太阳一般。

  这一日,大魏京都,没有昼夜之分,因为许清宵的光芒,太亮眼了,黑夜也无法遮盖属于他的光芒。

  “许万古,天下大才!”

  “这是千古名诗!许万古,当真作出千古名诗来了。”

  “我就说,我就说,我就说嘛,许大人,从来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许万古,大才啊!”

  百姓们纷纷开口,他们激动,他们身子也轻颤,所有的憋屈,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了。

  心中只有畅快,畅快,无与伦比的畅快啊。

  百姓们太解气了,也对许清宵充满着敬佩。

  而此时。

  离阳宫内,许清宵稍稍止笔。

  而刹那间,他一抬手,金色的皇室酒杯落入手中,缠绕在周围的酒水,没入了他的杯酒。

  当下,所有的皇室酒杯,纷纷飞起,被浩然正气托着,出现在每个人手中。

  如黄河奔腾的酒池,在大殿内游动,如同一条龙一般,所有人的酒杯当中,都倒满了酒。

  许清宵左手持杯,而后抬起,不知为何,或许是这首诗的感染,许清宵心中的烦躁瞬间没了。

  他一口饮下。

  美酒入喉,美的令人陶醉啊。

  来啊!

  一同饮酒吧!

  许清宵再次举杯,那酒水再次灌入杯中,紧接着许清宵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在大魏京都内响起。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声音响起,所有人都莫名被这种情绪给感染了,许清宵再向他们敬酒。

  这一刻,离阳宫中,除十国大才,除孙静安之外,所有人都笑了,众人举起酒杯,朝着许清宵,而后一口饮下。

  欢声笑语再次出现,那死气沉沉,随风散去。

  许清宵带来的,是喜悦。

  陈正儒很少饮酒,可现在他也饮下一口,这一口酒,格外的美味,这一杯酒,又是那格外的舒畅。

  只是当陈正儒饮下美酒后。

  许清宵再次开口。

  “陈夫子,张尚书,将进酒,杯莫停。”

  这声音响起,许清宵开口,朝着两人说道,与此同时,许清宵又饮美酒一杯,面上带着笑容。

  台上。

  陈正儒与张靖有些愣在原地了。

  他们没想到,许清宵竟然将他们二人写进这首千古名诗之中。

  这!

  这!

  这!

  两人愣住了,他们喜悦许清宵作出千古诗词,他们喜悦许清宵打压了十国大才的气焰。

  可他们真的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会提到他们。

  而且竟然将他们二人的名字,写进这千古诗词之中啊。

  这是什么?

  这是天大的荣耀啊。

  间接性名传千古啊。

  他们为官为儒,为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想要名流千古。

  可许清宵,一句话,让二人之名,可流传千古。

  到时候,千年之后,世人谈论将进酒之时,便会知道这个典故,也会知道他们二人是谁。

  这!这!这!

  两人脸色涨红,这是激动的,他们是堂堂的尚书,可在这一刻,他们还是把持不住啊。

  喝!今日,不醉不归!不醉不归!

  陈正儒杯中酒满,他一口饮下,而一旁的张靖也猛地灌了一口,他比陈正儒还要激动,他眼角甚至都有泪光闪烁啊。

  自己身为刑部尚书,比不过陈正儒,陈正儒是大儒!是丞相!名流千古的可能性更大。

  而他,不过时间长河中的一朵浪花罢了。

  可今日。

  可今日。

  可今日许清宵赋予了新的生命,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名字,却可以让自己名流千古,张靖怎能不激动?张靖又怎能不感动!

  守仁,当真是好人啊。

  张靖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因为许清宵所作所为,对他来说,意义太大了,意义也太非凡了。

  而一旁的顾言,王新志,周严三人却不由显得有些嫉妒了,尤其是顾言,他更难受,许清宵为何不提他的名字啊。

  难受。

  至于李彦龙并不难受,只要水车工程做好,自己也能名流千古。

  而大魏文宫的大儒们,却比顾言等人更酸了,他们是大儒,更在乎名声,没想到许清宵居然可以这样。

  一时之间,他们心中莫名有些后悔,为何要与许清宵作对啊,其实本来大家,是可以言和的啊。

  望着陈正儒与张靖,一杯又一杯酒喝下。

  许清宵也是一杯又一杯喝下。

  美酒入喉,烈火灼心。

  这一刻,许清宵有些醉了,所有的烦恼,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快活,是一种轻松。

  喝着喝着,许清宵更是把酒杯一丢,一挥手,酒池之水伴随着浩然正气,朝着宫外飘去。

  来啊!

  一起歌舞!

  来啊!

  一起饮酒!

  忘去一切的烦恼,今日听我来诗。

  伴随着浩然正气的酒水,一刹那间,化作雨水一般,洒落在大魏京都,所有百姓在这一刻,都明白了许清宵的意思。

  这是要与他们同醉啊。

  百姓们纷纷找来器物,接过这天中的酒水,街道之中,再也不是死气沉沉,再也不是那般沉默。

  取而代之的,是笑声,是饮酒之声。

  “许大人,让我等欢庆,让我等不醉不归。”

  “来啊,一同饮酒吧。”

  “来啊,一同欢笑吧。”

  人群当中,有读书人理解许清宵的意思,他举起杯来,朝着离阳宫大声喊道。

  这一刻,百姓们大声笑着,京都再次恢复繁荣与热闹,所以百姓目睹着这一切,人们饮酒,这美酒太美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许清宵再次开口,春秋笔下,作极诗。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许清宵有些大醉。

  他面容红润,眨眼之间,不知喝了多少美酒,他身姿摇晃,可下笔如有神。

  大魏六百年,自然有一个叫做陈王的人,也自然设宴罢了,可以参照古今,所以许清宵一字不改。

  一句过后,又是大量美酒入喉。

  许清宵醉的有些晕。

  自入京都后,他没有一天不是处于紧张和严肃状态之下,很少很少有这么释然过。

  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后世如何,管他洪水滔天。

  但就在这一刻,酒池中的酒水,已经没了。

  被方才许清宵洒落至外。

  大殿内没有酒了。

  所有人的酒杯,都空了。

  此时。

  许清宵沉默了。

  他手中的笔,缓缓放下。

  而这首千古名诗,在这一刻并没有彻底凝势。

  所有人都看向许清宵,不知发生了何事。

  “快!”

  “快去为守仁准备美酒。”

  有人察觉出问题所在,没有美酒,许清宵作不出诗来了。

  侍卫们纷纷出动,去搬来美酒。

  没有人会想到,许清宵能将酒池内的酒水,全部用光。

  可这首千古诗词,卡在了这里,这让所有人都焦急啊。

  每个人都知道,这首诗词,还差最后一句,还差最后一句。

  若是这一句没有说出。

  那这首诗词,将会是千古遗憾,尤其是许清宵现在醉醺醺的状态,等他醒来,不见地能写好。

  诗人最讲究的是状态,曾经也发生过这类似的事情,有人大醉,写下镇国诗,但还差最后一句,他睡着了。

  结果醒来,无法续上,最终因郁气而终。

  这对文人来说,的确是一个难以解开的心结。

  所以这才有人开口,让侍卫们去准备美酒,同时祈祷许清宵可不要倒下。

  没有人会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会发生这种事情。

  而最希望许清宵倒下的人,是十国大才,他们注视着许清宵,恨不得许清宵......现在倒下。

  侍卫出动,想要去找美酒,可一时半会,上哪里去准备啊,极宴注美酒两万斤,一时之间,当真找不到啊。

  六部尚书急了。

  大儒们急了,除了孙静安。

  四大书院的院长急了。

  大魏百姓急了。

  大魏文人也急了。

  因为宴席之下,许清宵的身子,的确有些晃晃悠悠。

  可许清宵却还露出笑容,他闭上眼睛,仿佛沉溺在仙境一般。

  他双手展开,仿佛在走独木桥一般,朝着宫外走去,时不时发出笑声。

  但很快,他想要喝酒。

  举起杯子,一口下去。

  没有。

  美酒没了?

  这一刻,许清宵的眼神迷离,他已经站在宫殿之外了,所有人都跟着出来了。

  天穹上,金色的将进酒,映照大魏京都,可是光芒再逐渐暗淡,因为最后一句没有出现,这才气快要支撑不住了。

  许清宵没有在乎这个。

  而是缓缓举杯。

  朝着大魏京都看去。

  “五花马。”

  “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一刻,许清宵举杯,说出最后一句。

  随着这声音响起。

  一个个金色大字,出现在天穹上,整篇将进酒,在这一刻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光芒。

  镇国诗在此时,黯然无光,甚至直接消失,因为在千古名诗面前,镇国诗根本不够资格。

  奔腾如黄河般自东方涌来。

  轰隆隆!

  轰隆隆!

  这一刻,雷声大作,但不曾见云,天穹上只有滚滚如江的浩然正气。

  哗啦啦!

  哗啦啦!

  当下,雨声大作,当下许清宵丢了酒杯,纵身立在雨水之下。

  这不是雨水。

  这是酒水。

  离阳宫内,所有人看向许清宵,他们彻底愣住了。

  不仅仅是他们,整个大魏京都,有谁不震惊?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句话有说不出的洒脱,又有说不出的豪迈。

  而这最后一句,更是画龙点睛啊。

  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

  这是何等之气魄啊!

  一同消除万古的愁意。

  如若说之前的诗词,都只是显得自信飞扬,可最后一句,却令人彻彻底底沉默了。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明白了一件事情。

  许清宵!

  万古之大才。

  大魏皇宫内。

  女帝静静站在屋檐之下。

  再听到此声之后,其目光也露出赞叹。

  桃花庵中。

  所有姑娘立在护栏旁,美眸的方向,全是离阳宫,她们眼神中满是爱慕与激动。

  而白衣姑娘,也倚栏驻守,略显柔弱,望着离阳宫,眼中含着淡淡笑意,同时也有些复杂情愫。

  至于大魏京都内,百姓们接着酒水,他们兴奋不已,每个人都露出了笑容。

  万古之愁,或许无法消除。

  可今日之愁。

  的确可以消除。

  “来啊!”

  “杯莫停啊。”

  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身子,也逐渐躺在地上。

  他醉了。

  他喝的酩酊大醉。

  不要说三百杯了,就算是五百杯都有可能。

  这是皇室美酒,初入口还好,但喝多了就不行,许清宵喝这么多,已经算是酒量极好了。

  能坚持到现在,可以称得上海量了。

  望着已经躺在地上的许清宵。

  除十国才子之外,所有人都不由笑了,有人不再拘束,直接踏出宫殿,喝着美酒,纵情享乐。

  宫殿当中,歌舞不止,乐音依在,众人多多少少有些醉。

  酒醉。

  许清宵更使人醉。

  这一幕,不会有人忘记,也不会有人敢忘记。

  千古名诗,还映在天穹之上。

  也就在此时,一股更加雄厚的气体出现,这是民意!

  海量的民意,没入了许清宵体内。

  百姓们彻底释怀了,他们尽情享乐,之前的压抑彻底没了,大魏的光彩,再一次恢复。

  许清宵这一首将进酒,不仅仅打压了他们的气焰。

  更主要的是,重拾大魏百姓的骄傲,大魏百姓的自信。

  圣人正统,就是圣人正统。

  大魏王朝,还是你爹。

  故此,民意凝聚,涌入许清宵体内,而且随着这件事情不断发酵,凝聚的民意,则会越来越多。

  待半个时辰后。

  酒雨已经停止了。

  但盛宴还在,陈正儒走出宫殿之外,他也有些醉意,可还算是清醒,将许清宵搀扶至宴会之中,让侍卫准备好热毛巾,为许清宵擦拭脸上的酒水。

  堂堂大魏丞相,亲自为许清宵擦拭酒水,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人们看着这一切,不少官员也彻彻底底明白了,许清宵今日,不但赢得百姓之心,而且还得到了陈正儒的支持。

  仅凭将进酒一词,陈正儒与张靖便欠下许清宵莫大的恩情。

  但盛宴当中,要说脸色最难看的,还是十国大才。

  他们好不容易写出一首镇国诗,可没想到,许清宵当真作出千古名诗。

  这也......太打脸了。

  这一巴掌,几乎是狠狠地打在他们脸上。

  疼的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尤其是唐国第一才子李恩,他几乎已经想象到,今日过后,自己的名气将会有多大。

  可随着许清宵这首诗词作出。

  他的诗词,简直是一文不值。

  镇国诗?

  镇国诗固然好,可在千古名诗面前,却连背景板都不如啊。

  今日过后,谁还会记得他的镇国诗?

  谁还会记住他李恩?

  哦,不对,世人会记住他的名字,被许清宵踩在脚下的名字。

  想到这里,李恩浑身一颤,而后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彻底晕了过去。

  “李兄!”

  “李兄,你怎么了?”

  “快来人啊,李兄晕了。”

  十国大才们惊慌了,他们搀扶住李恩,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走!”

  “走吧,送李兄去医治。”

  “走走走!”

  下一刻,十国大才们没有多想了,直接带着李恩离开。

  他们不愿在留这里。

  因为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留下来,只会被嘲笑。

  “诸位,排名还没出,尔等为何要走啊?”

  “今日你们十国才子依旧有八位入列,不听一听?”

  也就在此时,张靖的声音响起了,他开口询问十国大才,不留下来等排名吗?

  可此话一说,十国大才每一个都有些羞红。

  十之有八。

  听起来很好,可在千古名诗面前,有什么用?

  张靖是故意恶心他们的。

  他们岂能不知?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说话,带着已经昏死过去的李恩,直接走了。

  不过,这口气,他们也不会咽下。

  十国才子脸色阴沉地离开,而宴会上的笑声,更加响亮了。

  盛宴还未结束,至少还有两个时辰。

  许清宵被搀扶到椅子上,满脸醉红,实在是有些喝多了。

  有人送来醒酒汤,陈正儒喝了一碗,有侍女喂许清宵喝了一碗。

  差不多一刻钟左右,许清宵便能醒来。

  而此时,陈正儒回到宴席之上,脸上满是笑意,张靖的笑容也浓盛。

  “有那么开心吗?不就是提到了你名字而已,至于吗?”

  看着两人的笑容,顾言有些吃味道。

  “是啊,人家守仁不过是提到你们二人的名字,至于笑得如此开心吗?”

  周严也忍不住开口。

  他们之所以这样,其实就是一个字,酸。

  搁谁谁不酸啊?

  千古名诗,提了他们二人的名字,这不就是间接性千古吗?

  “我守仁侄儿作出千古名诗,我为何不开心?”

  “怎么了?羡慕了?哎呀,守仁侄儿就是好啊,也不枉老夫如此栽培。”

  张靖的确嘚瑟啊,这还不嘚瑟?许清宵作诗,提到了自己,这不就是恩情吗?这说明许清宵心中有他的地位。

  这如何不让张靖开心?

  “栽培?你栽培他什么?守仁在你们刑部,坐了半个月冷板凳,你这话也说的出来?不要脸。”

  顾言开口,冷哼道。

  “就是,你还好意思说栽培?笑死了。”

  周严也跟上说一句。

  “有一说一,是这样的。”

  李彦龙点了点头,同意两人说的话。

  “你们放屁,那是下面人做的,与老夫无关,再说了,这件事情也已经解释清楚了。”

  一听这话,张靖不由开口为自己解释。

  可这苍白的解释,没人信啊。

  “呵呵!”

  顾言冷笑。

  周严也跟着冷笑一声,李彦龙想跟着冷笑一声,但看到张靖的目光,想想还是不得罪人了。

  但心中还是得呵呵一句,不过这一句不是对张靖,而是对所有人。

  毕竟他过些日子,也能千古留名啊。

  不过尚书们之间的吃味还好,宴会依旧兴奋喜悦。

  然而,大魏京都,一处宅院当中。

  十国大才聚集在一起。

  一个个脸色阴沉。

  与宴会的喜悦对比,他们这里显得严肃与愤怒。

  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不悦。

  李恩好不容易写出镇国诗,却没想到被许清宵这般镇压。

  这让他们如何不难受?

  “此事!有蹊跷!”

  也就在众人沉默之时,有人开口,捏紧着拳头,如此说道。

  “有何蹊跷?”

  有人开口,充满着不解。

  “大魏肯定泄题了!”

  “不可能如此巧合!”

  “许清宵有才华,我认,可他为何如此确定自己就能作出千古名诗呢?”

  “而且恰到好处的出现?”

  “在下怀疑,大魏泄题,为了打压我等,请来天地大儒作诗,交其许清宵,从而在盛宴之上,力压我等,为了就是稳固大魏第一。”

  说话的人,是晋国大才,他承认许清宵之才华,但他并不相信,许清宵说作千古名诗,就作千古名诗。

  哪里有这么巧合?

  这个想法一说,众人纷纷皱眉了。

  因为有这个可能性。

  不排除。

  “可这话说出去,又有何用?千古名诗,足以说明一切,而且你说的这个,也不可能。”

  “如若有天地大儒作出千古名诗,只要他写完,或者说出,就会被天地感应,怎么可能给许清宵?”

  有人皱眉否认,虽然他也希望是如此,可逻辑上说不通。

  “若是给一半呢。”

  突然间,有人开口,提出这个可能性。

  这下子,众人不由起身了。

  是啊,给整首会被天地感应,可给一半,就说不准了。

  “我知晓,许清宵深得大魏女帝器重,而大魏女帝身后,有一位高人,名为李广孝,被誉为黑衣宰相。”

  “他自从三年前就消失,而三年之后,许清宵忽然出现,动不动便是千古名言,千古名词,并且还怒斩郡王,大闹刑部。”

  “这份底气来自何处?我想应该就是这个李广孝。”

  又有人开口,道出一个猜想。

  的确,这个猜想一出,众人莫名相信了。

  是啊,许清宵为何敢这般狂妄,这背后难道不是有人支撑?

  “那我等该怎么办?”

  有人再次开口,说这么多,怎么解决才是王道。

  “后日,便是斗诗环节。”

  “一首千古名诗,了不起!”

  “难不成他许清宵还有第二首,第三首,第四首,第五首?”

  “李广孝再强,也不可能这般,我等也精心准备了一年的时间。”

  “这次太平诗会,我等背负许多重担,后日斗诗,决不可松懈。”

  “出题泄题,这已经证明大魏怕了,怕了十国,斗诗环节,我就不信,他许清宵当真有万古大才!”

  这人开口,对许清宵依旧不服。

  “好!我等也的确准备了些诗词。”

  “对,这三日,大魏文坛不堪一击,若不是这个许清宵,我等已经成功打压了大魏文坛,后日斗诗,倒也不怕。”

  他们议论,十国的大才,都不是等闲之辈,心性极高。

  太平诗会也没有结束。

  还有四日的时间。

  他们就不信,许清宵又能作出四首千古名诗?

  这不可能。

  这一刻,十国大才齐心协力,目标只有一个,将许清宵比下去。

  而离阳宫中。

  当许清宵意识恢复后。

  盛宴也已经到了尾声。

  他皱着眉头,脑海当中不断涌入许多记忆。

  方才的一幕幕,在脑海当中从头到尾重演了一遍。

  “唉,果然不能多喝酒。”

  许清宵心中苦笑,自己本来是带着怒火来的,可没想到的是,居然玩嗨了?

  这实在是有些......不应该。

  而就在许清宵醒来后,顿时之间,许多人的目光投了过来。

  “守仁,你醒了。”

  “守仁,你做的很好。”

  “来来来,守仁,到这里来坐。”

  六部尚书,除了王新志没有说什么,其余五位尚书都无比热情地喊道。

  “几位大人,方才清宵酒后乱语,失了规矩,还望几位大人见谅。”

  许清宵苦笑道,向几位大人请罪。

  “守仁,你这话说的,你方才随意乱语,却乱语出千古名诗,这也叫乱语?那老夫巴不得你天天乱语。”

  “守仁这孩子就是谦虚,你记住,往后不要这般谦虚,尤其是在他国面前,是大才就是大才。”

  几人开口,笑骂着许清宵。

  而许清宵也只是苦笑一声。

  也就在此时,随着钟声响起,盛宴结束了。

  孙静安拿着榜单,如往常一般,公布前十,大魏只有两人,一个是许清宵,排名第一,这是不可争议的。

  一个是华星云,排名第三,镇国诗第二,这也是无可争议的。

  随着排名结束后,百姓们也有些迫不及待地离开了,今日发生的事情,他们恨不得赶紧去说,奔走相告。

  可就在此时,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大魏儒生留下。”

  他声音不大,可却传入每个人耳中。

  一时之间,大魏所有儒生有些好奇了,有人皱眉,不知许清宵这是何意?

  可看了看文宫的大儒,一个个都不说话,没有制止,也没有同意,最终大家还是留下了。

  百姓们离开,其余人也离开,所谓儒生,最起码是入了品的读书人。

  一时之间,离阳宫还剩两三千人,其中七八成都是大魏文宫的读书人。

  陈正儒等人看向许清宵,他们也不知许清宵要做什么。

  可没有任何阻拦。

  待彻底没有任何外人后。

  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

  “今日,太平诗会。”

  “乃为大魏盛宴,又是文人三大盛宴之一。”

  “不求尔等留下名作,可至少也要尽心。”

  “连续三日,诗会前十排名,皆无尔之作。”

  “许某不强求,但诸位身为大魏文人,文宫儒生,自称天下圣人正统,可连前十都未入。”

  “是否惭愧?”

  许清宵开口,他让众人留下,为的就是这个。

  堂堂大魏。

  不可能没有准备。

  你说状态不好,有所下滑,这个能理解,可排名前十,几乎全部被十国才子霸占。

  这就有点说不过去吧?

  “许守仁,我敬重你是大才,此话到也不恼怒,可你的意思,是说我等收取了什么好处?故意写差诗吗?”

  文人中,有人不服,不禁这般开口。

  “是与不是,与许某无关。”

  “明日许某不会参加,可若前十排名,再无尔等之作,许某可以保证,亲自面圣,请陛下严查。”

  许清宵声音冷漠。

  有人实力下滑,状态不好,这是必然的,但不可能人人都是这样的吧?

  你说这里面没有猫腻,许清宵还真不信。

  此话一说,六部尚书,文宫大儒,包括四大书院的院长也不说话。

  因为这里面的确感觉有些问题啊。

  “哼!许清宵,文宫的事情,轮不到你插手吧?”

  但孙静安的声音却响起了。

  虽然他也觉得这里面有古怪,可问题是,这事再有古怪,也轮不到许清宵插手吧?

  许清宵这般开口,说的好像大魏文宫的读书人,有问题一样,他自然不爱听了。

  “孙儒,这事的确轮不到我插手。”

  “可大魏文宫自称圣人正统,太平诗会,三千多名儒生,前十连三席都占不到,可真是笑话。”

  “倒不是许某狂妄,今日若无许某,只怕孙儒明日都不好意思来了。”

  对于孙静安,许清宵是厌恶至极。

  他也想不明白,这种人怎么能成为大儒?

  你看看陈心大儒,周民大儒,虽然自己得罪了朱圣,陈心大儒是劝说,周民大儒呢,虽然对自己也不怎么客气,可最起码人家也没恶心自己啊。

  这孙静安跟自己有深仇大恨吗?

  “哼!”

  “那可不一定。”

  孙静安开口,死鸭子嘴硬。

  “够了。”

  “孙儒!今日若无守仁前来,大魏文坛的颜面都没了,何须去争?”

  “老夫同意守仁之言,不过老夫也相信,尔等只是一时紧张,今日回去,好好休息,明日盛宴,老夫也希望十佳榜单上,有诸位之名。”

  “行了,回去吧。”

  陈正儒有些愠怒。

  但当着众儒生面前,他也不想撕破脸,与孙静安吵闹起来,否则成何体统?

  同时他支持许清宵的看法。

  “学生明白。”

  众学生们开口,心里或多或少有些不舒服,可许清宵说的也没错,大魏王朝,太平诗会,竟然这么拉跨?

  这的确有点问题,所以这心中的不舒服,也只能咽下。

  待人走后。

  许清宵看向陈正儒道。

  “陈大人,下官告退了。”

  事情解决了,许清宵也不打算逗留,回去休息。

  “好,守仁,你明日不来倒无所谓,后日是斗诗,若是可以,能来则来。”

  陈正儒点了点头,同时希望许清宵后日参加斗诗。

  “尽量!”

  许清宵点了点头,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回了一个棱模两可的回答。

  随后快步离开了。

  众人看着许清宵的背影。

  莫名之间,显得有些无奈。

  一刻钟后。

  许清宵抄小道,快步回到守仁学堂。

  他还是有些醉意,回到守仁学堂后,直接运转金乌淬体术,打算消化体内的酒气。

  可就在此时。

  突兀之间。

  许清宵愣住了。

  因为他察觉自己体内滚滚雄厚的民意。

  “怎么回事?”

  “我体内为何有这么多民意?”

  许清宵惊愕了。

  自己体内的民意,如同一条河流一般。

  这有些夸张啊。

  几乎不亚于自己怒斩番商时获得的民意。

  这是怎么回事啊?

  许清宵惊讶了。

  下一刻。

  他沉思,脑海中再次重映之前的一幕幕。

  很快,许清宵想起了自己彻底醉前的一幕。

  “诗词也能带来民意?”

  许清宵愣住了。

  这也可以?

  许清宵一直以为诗词只能带来才气。

  可现在自己才气这么多,说实话用不完啊,而且能用许清宵都不敢用。

  不然直接五品,成为大儒,还修炼不修炼异术了?

  只是作诗也能凝聚民意。

  那就不同了。

  自己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不就是民意吗?

  嘶!

  这一刻,许清宵仿佛打开了一扇金库。

  哦,不对,是打开了大魏的国库!

  这要是千古名诗可以带来民意。

  那自己岂不是要发了。

  民意可以转换成修炼能量,又可以压制自己体内的异术。

  是万金油。

  越多越好啊。

  “不对不对,肯定是有问题的。”

  “我以前作诗也没有民意啊。”

  “让我想想。”

  许清宵皱眉。

  自己以前也有诗词,可为何没有民意?

  思索一番后。

  突兀之间,许清宵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https://trip-cd.com/html/book/3/3830/7080773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trip-cd.com。九游登陆平台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trip-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