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游登陆平台小说 > 大魏读书人 > 第一百五十六章:仙道第一,一个月入品!许清宵一个时辰入品?

第一百五十六章:仙道第一,一个月入品!许清宵一个时辰入品?


  大魏京都。

  守仁学堂。

  许清宵正在研究手中的测灵符,符纸上勾勒着一些古怪的文字,以及一些看起来十分古怪的花纹,

  如之前所说,许清宵对仙道压根就没有半点兴趣。

  武道这么拉跨,还指望仙道有出路?

  但对仙道不感兴趣,是不愿意修炼仙道,可对这种符箓之术,许清宵还是十分感兴趣的。

  “为什么用一张纸,就能求雨?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原理又是什么?”

  “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这个世界上应该做不出这种东西啊。”

  “即便违背能量守恒定律,为什么有的符箓就是测灵符,有的符箓就是求雨符?这仙道当真是玄奥无比啊。”

  许清宵心中思索,他没有用掉这张测灵符,而是一直思索一件事情。

  这些符箓是如何发挥作用,又是如何划分的?凭什么这个就是测试资质的灵符,又凭什么那个就是求雨符,划分在哪里?

  是在文字上,还是在花纹上,亦或者是说在灵气上。

  这些都是问题。

  许清宵研究这个的原因,倒不是吃饱没事干,而是他想要通过仙道办法,来做出化肥。

  是的,化肥。

  想要通过正常办法去提炼出化肥,几乎不可能,因为大魏现在还是农业阶段,自己也不懂工业啊,想要让大魏走上工业化革命,许清宵都做不到。

  主要还是知识匮乏,诗词这种东西从小背到大,就算你忘记了,等你开窍了,也都会记住。

  但某些东西就不会了,比如说制造‘电’,光是这基本的东西,许清宵都不懂,文科生表示伤不起。

  所以化肥这个理念,许清宵只能寄托在仙道上面,如果仙道做不到,那这个念头就彻底打消。

  毕竟没那个技术。

  只是研究了半个来时辰,许清宵毫无头绪。

  索性,许清宵将测灵符放在一旁,打算等有空在研究,现在水车工程之事,已经到了一个结尾点了。

  三大商送来了各种材料资源,分配在了各郡各府,然后一一下放。

  最开始的计划,是五十郡,而现在大魏国库盈满,许清宵自然没有吝啬,加到了一百郡,女帝有些担忧,毕竟五十郡刚好。

  再多了的话,不是怕大魏吃不消,而是怕有人从中作梗。

  许清宵明白女帝的意思,无非就是怕各地藩王搞事情,毕竟水车给了他们,轻则粮产充足,这帮藩王自己贪污,重则他们借助水车发展自己的势力。

  无论是那一种,对大魏来说都不利。

  许清宵明白女帝的担忧,所以也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先铺开,再针对。

  目前有多少材料就用多少材料,最好做到大魏每一乡之地都有一架水车,当然了,水源充足的地方就没必要架设。

  而之前女帝选中的五十郡地,基本上都是靠近京都的,外加上一些非常穷苦之地,收成极少。

  按照许清宵的意思,这些地方都放置完整版的水车,让当地县令严格把控,以命担责。

  至于额外增加的郡地,许清宵会拿出阉割版的水车,放置过去。

  这样一来,当阉割版的水车出现在这些藩王眼中,只会成为鸡肋,引得藩王极其不重视。

  如此做法的目的很简单,将水车工程铺开,只要大面积铺开,哪怕暂时没用都无所谓,因为等需要的时候,这些水车就能发挥作用了。

  到时候无非是增加点材料罢了,对大魏工部来说,就是动一动手的事情。

  女帝忌惮的是藩王。

  可许清宵做的就是‘铺开市场’,还能顺便麻痹这帮藩王,一举双得。

  万一那个藩王发现了问题,那也不用担心啊,这藩王估计会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大聪明,然后偷偷修复水车,自己偷偷开始借助水车增加粮产。

  可许清宵也不慌啊,水车最重要的几种材料,现在都是皇家材质了,你用差一点的材质也行,但设计图和制作方法你没有啊。

  请个工匠来没问题,可只要你请了工匠,就一定能会有人得知,只要有人知道了,就逃不过大魏的法眼。

  不然,阉党的作用是什么?不就是用来监视这些权贵们的?

  这就是许清宵的想法。

  很快,许清宵在白纸上开始落笔。

  这几天都是忙着提升武道品境没办法,现在许清宵得制定一下自己未来的计划了。

  要是再不制定计划,就有点像无头苍蝇。

  【第一:水车之事月底之前必须要落实,尽快获得民意,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突破境界】

  【第二:着重大魏农业发展,寻找特殊食物或稻种】

  【第三:镇压魔种,同时尽快了解异术根源】

  【杂事:大魏文宫,怀宁王,白衣门】

  许清宵如写大纲一般将自己接下来的事情写下来,这是他的习惯,每当发生一件大事,或者是说自己得到了不同的变化时。

  他都会写一份未来规划,是不是会进行变动,进行调整,第一件事情是当务之急,第二件事情,第三件事,然后便是一些杂事。

  水车工程不能再拖了,月底之间就要落实清楚,然后再着手发展大魏农业,说白了就是砸钱,现在商人们把银子送来了,就应该要花钱。

  有钱不花王八蛋,而且对于大魏来说,花钱是一件好事。

  第三件事情则是镇压体内的魔种,时间差不多了,许清宵打算如之前那般,将魔种引出,而后以文宫以自身才气镇压,如此一来还可以提升一些实力,何乐而不为?毕竟自己迟早要离开大魏京都,去外面的世界逛一逛啊。

  许清宵已经想好了,自己接下来老老实实提升自己的实力,儒道也好,武道也罢,反正儒道不成圣人许清宵不离开大魏京都。

  至于武道,怎么说也要来个四品吧?这不是很符合内圣外王吗。

  儒道圣人,武道王者,一个三品一个四品,美的很啊。

  想想看,自己离开大魏,无数妖魔虎视眈眈,但是呢,他们又忌惮自己圣人之境,所以派出一些特殊的妖魔,或者是一些被他们培训的杀手。

  以为自己是战五渣,可下一刻,自己突然出手,王者之力爆发,打的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再以圣人之力,请圣株连一族。

  这爽不爽?

  不管别人爽不爽,反正许清宵自己是爽了。

  所以第三件事情是关于异术,其实如若不是因为水车工程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异术之事,许清宵会排在第一。

  原因无他。

  瞒住天下人,也瞒不住自己。

  女帝知道或不知道能如何?

  大魏文宫知道或不知道又能如何?

  瞒住了他们能怎么样?瞒住了天下人,却瞒不住自己啊。

  异术之祸极其棘手,从自己修炼异术到现在,短短不过半年,提升到了七品,而异术魔种也提升到了七品,甚至马上就要蜕变六品。

  这个修炼速度,实实在在有些离谱和古怪,许清宵也想不明白,自己体内的魔种,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凭什么这么强?

  许清宵搞不明白,但许清宵明白的是,如果这个异术再不根除的话,对自己的麻烦很大。

  “眼下我已成为大儒,却还是不能完全根除这些异术魔种,难不成需要成圣,才能根除?”

  许清宵心中自言自语,如今自己乃是绝世大儒,可以压制魔种,这一点许清宵感觉的出来,但想要根除却很难。

  所以许清宵莫名觉得,想要根除魔种,估计要踏入圣境吧。

  说来说去,还是对异术完全不懂啊。

  而且这类书籍也是禁书。

  全天下关于异术的书籍都是禁书,大魏藏经阁倒是有一本‘异术的解决法门’,一开始许清宵的确很激动,可后来听藏经阁太监说,这种书籍很多地方都有,是用来蒙骗一些傻子上当的。

  基本上谁看这种书,十有八九修炼了异术,或者是说知道谁修炼了异术,反正跟异术沾边。

  每年靠这本书都能抓几个罪犯。

  所以许清宵就不敢找类似的书了,想想也是,天下人禁止修炼异术,世人只知道异术有多可怕以及有什么效果,却还真不知道其他具体信息。

  这种东西是禁书中的禁书啊。

  很烦,如果能认识几个修炼过异术的人就好了,最起码可以互相沟通沟通,大家一起想办法,也免得自己一个人受苦。

  念头出现,许清宵不由心中苦笑,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修炼异术的人,一个比一个稳健谨慎,这是诛九族的事情。

  而且每个人都不敢说出去,就好比现在有个人跟自己说,他修炼了异术,问自己有没有修炼,要不要一起想办法,渡过难关?

  许清宵肯定不愿意搭理啊。

  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请问我许某凭什么相信你?

  万一你诈我呢?那我岂不是凉了。

  所以想要凑在一起大家一同解决办法是不可能的,还是得自己摸索摸索吧。

  也就在许清宵准备处理其他事情时,李守明的声音在外响起了。

  “老师,您快出来,出事了,师伯出事了。”

  随着李守明的声音响起,许清宵顿时起身了。

  “我师兄出事了?”

  “怎么回事?”

  许清宵快步走出,眼神中有些好奇。

  “老师,您出去看看。”

  李守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显得无奈。

  许清宵没有多说,直接走了出去。

  很快,学堂当中,许清宵总算是明白是出什么事了。

  只见学堂之中,路子英与陈星河两人互相凝视,他们负手而立,眼神当中皆是清傲之色,站在那里,谁都不说话,就是互相看着。

  显得一场古怪,以致于其他学生们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们不懂,可许清宵瞬间就明白了啊。

  这不就是两大傲王相遇,怪不得说出事了。

  陈星河的性格,许清宵知道,非常傲气,别看自己没什么本事,但不妨碍自己傲。

  路子英的性格,许清宵不熟,但通过今日的碰面,许清宵还是感觉的出来,这个路子英也非常傲。

  不弱于自己师兄,唯独的就是,自己师兄有点拉胯,而路子英还是有点真本事的。

  这波啊,这波是两大逼王争锋相对。

  而随着许清宵的出现,终于陈星河的声音响起了。

  “阁下是?”

  陈星河询问道。

  “路某,太上仙宗真传弟子,仙道资质第一人,路子英。”

  路子英傲然无比道。

  而陈星河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在下陈星河,秋山县儒道第一人,大魏新朝府试排名二十九,我师弟许清宵。”

  陈星河缓缓介绍着自己,前面都还好说,最后一句话就有点.......莫名傲气了。

  一下子把逼格给提升上去了。

  “许清宵是你师弟?”

  路子英略有些好奇,但下一刻,他看到了许清宵。

  顺着路子英的目光,陈星河也不由看了过去,发现自己师弟来了后,陈星河神色变得更加傲然了。

  虽然他不知道路子英是谁,可这家伙一来,就莫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一种.......宿敌的感觉。

  故此他看着路子英,而路子英也看着他,如若不是因为守仁学堂是自己师弟的主场,他可能不会先开口说话。

  “师兄!”

  “路兄。”

  许清宵朝着陈星河一拜,这是师弟礼拜自己师兄,而对路子英许清宵微微拱手,朋友之间的客气。

  “恩。”

  陈星河点了点头,同时心中还是颇为感动,毕竟自己师弟在外人面前,给足了自己面子啊,好师弟啊。

  至于路子英倒没说回答什么,而是看向许清宵道。

  “许兄,我已忙完,特意过来传你仙法。”

  路子英很有逼格,说话也是逼气十足,传授仙法都来了。

  许清宵一听,心中不由有些无奈,这年头为什么都这么爱装哔了。

  “有劳路兄了,恰好也可以与路兄交谈一下儒道,互相进步。”

  许清宵也不是斤斤计较,只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自己又不是真的要修练仙法,纯粹就是感兴趣罢了。

  如果不是为了农业生产,许清宵甚至都不会去研究此物。

  “恩。”

  路子英见许清宵这般,到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而陈星河不由好奇了。

  “师弟,你怎么好端端去学仙术啊,这东西可不好学,虽然比不上儒道,但你现在正是最巅峰之时,如若分心去修炼仙术,只怕会影响你啊。”

  陈星河有些关心道。

  但这话一说,路子英有些不愉了。

  “阁下所言有些偏见了,仙道为何不如儒道?自古以来,有仙道者成儒,可从未有儒道者成仙啊。”

  路子英的确不太开心,我还没鄙视你们儒道,你们儒道先鄙视我们仙道?

  这话一说,陈星河不由皱眉了。

  “可自古以来,圣人超越一切,是任何一品都比不过的,这一点,难道阁下不知道吗?”

  陈星河跟对方犟起来了。

  一看这情况,许清宵连忙打圆场了。

  “师兄,路兄,无论是仙道还是儒道,都与众不同,各有千秋,我等还是不要争这种无用之事。”

  “来来来,一同入内。”

  许清宵不愿得罪路子英,也不可能损了自己师兄的面子,只能出来打圆场了。

  随着许清宵这样开口,两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随着许清宵一同入内。

  至于其他弟子们则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但也在偷偷窃窃私语,似乎也听说过路子英的来头。

  房内。

  许清宵为两人煮茶,陈星河与路子英对视而坐。

  房内很安静,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极其怪异。

  也就在此时,路子英看到桌上的测灵符,不由开口道。

  “许兄,你还没有测试自己的资质吗?”

  路子英问道。

  “哦,回来时有公务要处理,所以暂时没有测试,路兄正好在此,许某就当着路兄面测试一下吧。”

  许清宵开始在研究这个测灵符,所以没有测试自己的资质。

  正好路子英也在这里,测试完了之后,可以让路子英看看。

  “好。”

  路子英给予回答,而陈星河则显得有些好奇。

  而路子英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一般来说,滴血测灵方法最直接,效果也是最明显的。”

  “当血液接触测灵符后,会产生五种颜色,白,赤,蓝,紫,金,资质越好,颜色越深。”

  “当然还有一种颜色极其特殊,彩色资质,分三彩五彩还有传闻当中的九彩。”

  “九彩为仙人之资,路某运气好,是九彩之色,许兄之资想来应该是金色左右。”

  “只要有蓝色资质,就适合修仙,蓝色之下,就不行了。”

  路子英为许清宵解释,同时不忘夸赞自己一番。

  让一旁的陈星河莫名有些不爽,测试个资质,还搞这么名堂,花里胡哨的。

  只是这话心里说说,明面上他不说,免得让路子英以为自己酸了。

  而许清宵再听完路子英这番话后,倒也没说什么。

  直接拿着测灵符,食指逼出一滴鲜血,落在了测灵符上面。

  不过许清宵的鲜血,略带金色,有些不一般。

  当下,陈星河与路子英不由自主地将目光看向这张测灵符,想要看看许清宵的资质如何。

  只是当血液落在测灵符时,刹那间就如同一团火焰一般,整张测灵符瞬间燃烧干净,化作云烟。

  刹那间,众人沉默了。

  许清宵也愣住了。

  哈?

  这是什么意思?

  测灵符自毁?

  许清宵有点不明白了。

  他目光好奇地看向路子英,而后者也有些愣了。

  这什么鬼啊?

  路子英修仙这么多年,愣是没见过这种情况,哪怕是测灵符失效他也见过,可自毁是什么意思?

  “路兄,这?”

  许清宵好奇问道。

  “可能是这张测灵符有问题,许兄再试试这张。”

  路子英取出第二张测灵符,他也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啊,只能如此回答。

  “好。”

  许清宵也不废话,再次测试。

  又是一滴金色的血液,当血液没入测灵符后,一模一样的情况再次发生。

  测灵符自毁了。

  “这不可能。”

  “从来没有听说过测灵符自毁的事情。”

  “许兄,再试试看。”

  路子英这回真的淡定不了了,这种情况前所未有,甚至书中也没有记载过。

  所以他拿出第三张。

  但结果依旧如之前一般,第三张测灵符又自毁了。

  “再来!”

  “还来!”

  “许兄,继续。”

  “快。”

  “来!”

  “许兄,最后一次。”

  “许兄,我保证是最后一次。”

  “许兄.......”

  随着一次次测灵符的自毁,路子英整个人都懵了,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不合理啊?

  哪里有过这样的事情啊?前所未闻啊。

  一张张测灵符被他拿出,到最后陈星河的声音响起了。

  “还来?我师弟的血都快流干了。”

  “阁下未免有些古怪吧?”

  陈星河实在是忍不住了,一张张测灵符自毁,许清宵一滴滴血被逼出,几滴血也就算了,这他娘多少滴血了?

  还来?再来许清宵真的要出事了,这可是未来新圣啊,容不得一点闪失。

  “师兄,无妨,区区一点点血而已,路兄,来吧。”

  许清宵到不在乎这点血,他完全可以自我造血,而且他也很好奇是怎么回事,怎么测灵符一直自毁啊。

  “好。”

  “请阁下放心,路某绝无其他异心。”

  路子英点了点头,同时告知陈星河自己没有歪心思。

  随后,又是新一轮的测试。

  一刻钟后。

  路子英所有的测灵符都没了,一百张测灵符,全部用光了。

  房间内,三人无比安静地愣在原位,实实在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怪!怪!怪!”

  “太古怪了,从来没有这种事情发生啊。”

  “哪怕是最差的资质,也不至于说让测灵符自毁。”

  “我要去问问我师父。”

  “不对,师父已经不在京都了,怎么办呢?”

  路子英喃喃自语道,他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啊,为什么一张普普通通的测灵符,测试这么多遍都没用?

  这许清宵到底是什么人啊?

  难不成资质极低?

  有这个可能。

  为什么不是资质极高?这可能吗?资质极高不就是自己,九彩吗?

  而且极高为什么测灵符自毁?这也不合理啊。

  所以路子英不由自主地认为许清宵资质很差。

  差到离谱。

  想到这里,路子英开口了。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许兄不适合修仙。”

  他没有说的特别难听,还是比较委婉。

  可此话一说,许清宵到不生气,反倒是陈星河极其不悦了。

  “为何不能说我师弟极其适合修仙,测灵符测不出我师弟的资质呢?”

  陈星河有点不爽了?

  虽然说他不希望自己师弟去修炼仙道,分心分神,得力不讨好,但也不允许任何说他师弟。

  此话一说,路子英微微皱眉了。

  但想了想自己的确有些偏见,故此叹了口气道。

  “是路某说话有些偏激了,还望许兄莫要放在心上。”

  路子英如此说道。

  “无妨,小事一件。”

  “师兄,师弟儒道资质不错,仙道资质差也很正常,其实这个没必要争什么。”

  许清宵出声,他对这个结果其实并不感到意外。

  原因无他,自己儒道这么牛了,怎么可能仙道还强?

  再者了,自己的武道资质也差的不行,自然而然仙道差很正常啊,十分合情合理啊。

  这世间上哪里会有全能啊。

  “那可不一定,指不定是某人的测灵符有问题。”

  陈星河开口,自己师弟性格谦虚委婉是好事,但也不能任人拿捏啊。

  该说得说。

  只是这话一说,路子英实实在在有些不悦了,但想了想陈星河说的也没错。

  最终他一咬牙道。

  “这样,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测试出来,许兄适不适合修仙。”

  路子英出声,道出第二个测试办法。

  “哦?还有什么办法?”

  许清宵好奇问道。

  “不会又是滴血吧?”

  陈星河也跟着开口。

  “不。”路子英摇了摇头,而后起身拿起纸和笔,在纸笔上快速落字。

  大约半刻钟后,路子英将纸张拿起,递给许清宵道。

  “这是太上仙宗无上引气法门,与其各种测试,不如直接尝试修练。”

  路子英说出第二个办法。

  但这个办法,您还别说,还真是有用。

  实践是鉴定真理的唯一方法。

  许清宵没有接过这篇法门,而是看向路子英道。

  “这种门派心法,按理说不应该拿出来吧?”

  许清宵虽然不懂仙道的规矩,但也看过一些小说啊,知道修仙门派对心法极其看重,若是外泄可能会惹来一些麻烦。

  “有这种规矩,但路某乃是真传弟子,再加上许兄也是儒道大儒,再加上这只是基础的引气之法。”

  “所以不会出问题。”

  路子英解释清楚。

  他身为真传弟子,拿出基础心法没什么问题,许清宵又是儒道大儒,更不会出什么问题。

  三者合一,这种规矩也就无所谓了。

  “行,既然如此,那就多谢路兄了。”

  许清宵感谢道。

  而路子英摇了摇头:“不用感谢,主要是测灵符出了问题,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实践一下最好。”

  “不过有几件事,我还是要说一下,许兄你好好听下。”

  路子英开口,他并不是因为要帮助许清宵,而是怕陈星河对他产生什么误会。

  自己乃是堂堂仙道第一天才,要是被这种人误解了,岂不是丢人现眼?

  “请路兄说。”

  许清宵洗耳恭听道。

  “第一,修炼仙法,不可强行,如若遇到阻碍,千万不可强行修行,否则会对身体造成巨大伤损。”

  “第二,修炼仙法,不可强行顿悟,需要慢慢领悟,领悟出来了,便可以尝试修行,若是领悟不出来,千万不要尝试,否则问题更大。”

  “第三,修仙者讲究缘法,若无缘,不可强行,若有缘,修行通畅。”

  路子英认真说道,指出这三个问题。

  此话一说,许清宵认真思索,而陈星河琢磨一番,不由开口道。

  “这不是一个意思吗?说来说去还不就是,有资质就行,没资质就不行。”

  陈星河皱眉说道。

  “对啊,修仙就是这样啊,有资质一日千里,没资质,千日一里。”

  路子英傲然道。

  许清宵苦笑一声,他也不想参与两人的拌嘴了。

  而是将目光看向这修仙之法上。

  路子英的字不算好看,但还算是比较工整,许清宵认真看去,逐字而阅。

  大约过了一会,许清宵陷入了沉思。

  这是引气法门。

  仙道第一阶段名为‘引气’

  引天地灵气入体,蕴养肉身。

  与武者第一境界一样,都是夯实肉身。

  肉身是一切的根本。

  一篇修行之法,洋洋洒洒数千字,许清宵不到半刻钟便看完了,而且也瞬间理解。

  当然许清宵并没有觉得自己资质不错,毕竟自己身为儒道大儒,怎可能看不懂这个东西。

  “路兄,我看完了。”

  许清宵将法门交给后者,微微笑道。

  “就看完了?”

  “许兄,不再看看?”

  路子英有些惊讶了,这才半刻钟许清宵就看完了?

  “不用了,已经看懂了,多谢路兄。”

  许清宵笑道,他真的看懂了。

  可此话一说,路子英不由皱眉开口。

  “许兄,路某知晓许兄乃绝世大儒,可仙道绝不能胡来,需认真观看,而且要理解清楚。”

  “许兄,你看了一眼没用的,需要认认真真理解啊。”

  路子英劝说道,不是别的,他将心法给许清宵看没有任何问题,可如若许清宵起了轻蔑之心。

  那就麻烦了。

  真要修练修出事,一位大儒被自己坑害,只怕大魏女帝绝对不会饶了自己,自己师父也不会饶了自己啊。

  “真看懂了,路兄,我真没骗你。”

  许清宵是真看懂了啊,自己好歹也是个大儒,不可能连这个都看不懂吧?

  你说我修练资质差,我能接受,可你说我阅读理解差,我还真不能接受啊。

  再说了,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懂得都懂啊。

  不就是引气入体罢了。

  听到许清宵这样说,路子英还是有些不放心啊,可就在此时,陈星河有些不乐意了。

  他直接拿起这篇法门,微微一扫,大约看了一小会后,不由放了下来。

  “这还看不懂?路兄,你是不是太瞧不起我师弟了?”

  “我一个未入品的儒者都看懂了,我师弟绝世大儒还看不明白?”

  陈星河开口,有些没好气地说道。

  当然他这话是带着一点吹嘘,因为他没看懂,不过却将法门全部记在脑海当中了。

  毕竟过目不忘还是能做到的。

  “行了,路兄,先喝口茶吧。”

  许清宵开口,让路兄先喝口茶,莫要纠结这个东西。

  路子英看许清宵这般,不由叹了口气,他想说什么吧,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喝了口茶后,许清宵开口了。

  “路兄,许某现在去试一试修仙之法,若是实在不行的话,也就算了。”

  许清宵开口,修不修仙都无所谓,试一试嘛,当新的尝试,不行就算了。

  主要谈论的事情,还是关于符道的事情。

  “许兄,我个人建议,还是不要这么急,你要不要再看看?”

  路子英还是希望许清宵再仔细看看啊。

  大哥,半刻钟的时间,你就看懂了?

  你要不要这么敷衍啊?

  这是修仙啊。

  “路兄,许某是大儒。”

  许清宵有些郁闷了,只能申明一句,自己是大儒。

  后者沉默。

  毕竟许清宵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许兄,那你尝试修行一下吧,不够一定要记住,如若不行,万不可强行。”

  “引气过程,正常来说需要花费一个月的时间,许兄先不急着引气入体,尝试感气就好,感应灵气,就算不错了。”

  “当然,感气也需要一定时间,快则一天,慢则一月。”

  “路某一般,一天内感气,三天内引气。”

  路子英如此说道,既然许清宵强行要修练,那他也没有办法了,同时他也不忘自己吹嘘了自己一番。

  三天引气,当初震惊宗门多少?

  虽然不说是有史以来最快引气的,但也可名列前茅,当代无敌手。

  “明白了,多谢路兄。”

  许清宵朝着路子英微微一拜,不管如何,对方指点自己仙道,还是要礼敬一下。

  “算了,我还是在一旁护法吧,也免得许兄出什么差错。”

  见许清宵如此谦虚客气,路子英对许清宵逐渐有了一些好感,所以主动提出,为许清宵护法。

  “甚好,多谢路兄。”

  许清宵点了点头,有一位仙道天骄为自己护法的确不错,万一真出了什么差池,对方也能立刻出手。

  多一份保障嘛。

  “行,许兄请。”

  路子英起身,给许清宵让路。

  “恩。”

  许清宵起身,朝着房门外走去。

  他一路来到内院,比较安静,学生们都在外院学习。

  此时。

  许清宵沐浴阳光,盘腿而坐,开始修仙了。

  对于修仙,许清宵只是想要尝试尝试,多多了解肯定是有好处的。

  随着阳光洒落。

  许清宵闭紧双眼,开始修行了。

  太上引气法。

  乃是仙道十品‘引气’境的基础法门。

  一共有三个变化。

  ‘感气’、‘引气’‘纳气’

  感应灵气。

  引入灵气。

  纳入灵气。

  当下,许清宵尝试性的运转法门诀窍,开始一点一点修行了。

  至于不远处的路子英,则取出一张法符,快速在上面落字。

  测灵符自毁的事情,前所未闻,这件事情必须要告诉自己的师父。

  他不相信测灵符有问题,而是觉得许清宵有问题。

  可至于是什么问题,他不知晓。

  看看自己师父会不会知道。

  下一刻。

  法符消失,化作一道光芒。

  紧接着他的目光落在了许清宵身上了。

  看着许清宵,路子英有些无奈,他不是瞧不起许清宵,而是他太懂修仙了。

  不到半刻钟看完太上引气法,这能理解吗?

  当真是有些......不尊仙道啊。

  哎,师父还让我多向他学习?

  这般急躁,注定修不了仙的。

  路子英如此想到。

  就如此,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一刻钟。

  两刻钟。

  三刻钟。

  足足三刻钟的时间。

  许清宵逐渐进入状态。

  也就在这一瞬间,许清宵感应到了......一股气。

  不,准确点来说,不是一股气,而是游离在天地之间的无数道气。

  “这就是灵气吗?”

  许清宵有些惊讶,武道修炼是肉身,吸收的是日月精华。

  而这灵气有些玄奥啊。

  想到这里,许清宵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尝试引气入体。

  当灵气入体后,许清宵也有些紧张了。

  因为根据法门所说,引气入体最难的不是说无法引导,而是灵气进入身体之后,需要走一个小周天,而在运转小周天之时。

  随时会自动溃散。

  所以许清宵有些紧张了。

  又是三刻钟后。

  终于灵气在体内走完一周天了。

  引气完成。

  下一刻,就是最关键的一步了。

  纳气养身。

  让灵气自动溃散,从而蔓延至自己浑身上下。

  这样就算是完成一次基础的修炼了。

  只要完成一次,往后吸收灵气,就会自动运转,完成十品入门。

  轰!

  随着灵气溃散,一道轻微的轰鸣声响起,下一刻,这一道灵气化作数百缕,蔓延身体百骸。

  舒爽无比。

  而且许清宵顿时感觉,自己的肉身也变强了一丝丝,虽然只是一丝丝,但有明显的增长。

  好家伙,修仙还可以辅佐武道?

  许清宵有些惊讶。

  而就在这一刻。

  许清宵也顺势完成了入品。

  前前后后.......刚好一个时辰。

  只是许清宵体内的民意和圣意,阻挡了他人窥视。

  路子英根本看不穿。

  他眼中依旧充满着担忧。

  唰。

  下一刻。

  许清宵睁开了眸子。

  看着许清宵睁开眼睛,路子英松了口气,他下意识认为许清宵这是遇到阻碍,所以停止修行了。

  可就在他准备出声安慰一句时。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路兄。”

  “我.......入品了。”

  -----

  -----

  -----

  我擦,我擦,我擦,七月真的懵了,今天老婆非要拉着我出去看喷泉,我想了想结完婚没有陪过老婆,所以就去了。

  结果晚上八点一过,就有人@七月,说黄金盟来了,还有一大堆白银盟和盟主。

  我傻眼了。

  好家伙,哭了,感谢千愁哥的打赏支持!感动!!!!!!

  感谢其他所有盟主,我下一章会一一感谢,这一章先上传吧。

  我自己打了一辆摩托车回家的,老婆目前跟她闺蜜正在吃夜宵,反正今天得挨骂了。

  但今天的成绩,我相信七月能硬气一回。


  (https://trip-cd.com/html/book/3/3830/7059076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trip-cd.com。九游登陆平台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trip-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