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游登陆平台小说 > 大魏读书人 > 第九十四章:大儒针对,郡王发怒,许清宵之怒,平丘赈灾案【为最单纯加更】

第九十四章:大儒针对,郡王发怒,许清宵之怒,平丘赈灾案【为最单纯加更】


  离开皇宫时,许清宵依旧显得迷茫。

  他愣是不知道大魏女帝召见他是为了什么?

  当真就问自己吃了没吃?

  这不合理啊。

  难不成是想要仔细端详自己的绝世容颜?

  许清宵真的有些好奇了,都说圣意难测,可这未免太难测了吧?

  也没有多想,许清宵先回客栈在说吧。

  与此同时。

  大魏文宫内。

  三名大儒坐在内堂中。

  此三人分别是陈正儒,孙静安,正明。

  “今日朝中,陛下欲让许清宵入我吏部,但最终改为刑部,两位如何看此事?”

  陈正儒开口,问道二人。

  “陛下让他入我吏部,不过是以退为进罢了,六部当中,吏部,户部,兵部最为重要。”

  “然而陛下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许清宵入兵部,大魏北伐不了,而户部许清宵也没这般才华。”

  “所以只能将目光放入吏部之中,只是刚刚入朝,便进吏部,这显然也不行,思来想去刑部最好。”

  “只是按理说,即便许清宵有再大的才华,也不可能直接安排官职,理论上就应该是过去当个阅掌,然而现在直接便是从七品主事。”

  “只能说陛下这招用的好啊。”

  孙静安开口,将事情分析的仔仔细细。

  “恩。”陈正儒点了点头,他也是这般认为的。

  “可将许清宵安排至刑部,又有何意?”

  此时,正明大儒开口,言语之中充满着好奇。

  “还能有何意,刑部负责全国一切案件审查,无非是让许清宵过去,熬一熬资历罢了,他是主事,担不起太大的责任。”

  “若是许清宵老实一些,熬上三五年,到时再让他有些权职,大概就是如此。”

  孙静安有些不以为然,并非是他傲慢,而是事实如此。

  “非也。”

  陈正儒摇了摇头,他身为左丞相,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今日陛下这般,绝非只是单单想要提拔许清宵如此简单。”

  “北伐之争,这一二年差不多就要有个结果了,基本上不出意外,不会北伐,而是以兴国为主,今年府试也可看出。”

  “陛下说到底还是明白大魏如今需要什么,可若确定北伐,那朝堂许多事情就要改变,户部只怕将一跃而上。”

  “至于吏部,恐怕也会有巨大的改变,我等儒家一脉,可能会因此受到牵连,或许陛下是在给我等一个信号,一个警告。”

  “若许清宵能胜任刑部之事,我等这些老家伙可能就要退隐了,这件事情绝非想象那般简单。”

  陈正儒敏锐地察觉到一件事情,一件极其与众不同的事情。

  陛下有意打压儒道一脉。

  他不在乎许清宵到底安排了什么官职,哪怕真就来了吏部又如何?就算是员外郎又能如何?

  说到底许清宵还是太稚嫩了,可今天的事情,让他莫名感觉,陛下这是要打压儒道一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才是灭顶之灾。

  孙静安与正明大儒神色平静,尤其是孙静安,直接开口道。

  “不可能,朝堂当中有些事情离不开我等儒者,就好比吏部,选拔官员,任贤而用,若是让其他人来,光是问心便过不去。”

  孙静安直接否认。

  六部当中,有许多重要职位都是给儒生的,原因无他,儒者无私,尤其是大儒,到了这个程度,讲究的便是心境。

  当然还是那句话,如果两个人才都能用,用自己的人不算自私,而是为了延续儒家一脉在朝中地位,而且方便自己用,能够好好管理天下。

  毕竟谁会认为自己错了呢?

  “可若是出了一个新学呢?”

  陈正儒开口,一句话让孙静安说不出话来了。

  刹那间,孙静安微微皱眉道。

  “正儒先生,您的意思是说,陛下想要扶持许清宵的心学?”

  孙静安想明白了。

  “有这个意思,但不一定,毕竟许清宵的心学,无法与朱圣之学对抗,换句话来说,如上面几位先生所说,许清宵成为不了圣人。”

  “可朝堂不需要一位圣人,只要许清宵能顺顺利利成为天地大儒,那我等就彻底麻烦了。”

  陈正儒不相信许清宵能成为圣人,但陈正儒也知道,朝堂不需要圣人,陛下也不希望许清宵成为新的文圣,这样一来对皇权有着极大的挑战。

  可只要许清宵成为天地大儒即可,只要许清宵成为天地大儒,是不是圣人已经没关系了,完全可以扶持出一批支持他的学生。

  到时候安插进入朝廷,那么他们只会越来越弱,若有一天许清宵门徒有人也成为大儒,那他们就彻底完蛋了。

  新旧替换,这本就是自然之道,他们抗拒不了,可新旧交替太快他们也不愿接受。

  “正儒先生的意思是说,许清宵是陛下用来测试的一枚棋子?”

  孙静安问道。

  “恩。”

  陈正儒点了点头,他就是这个意思。

  当下两人沉默。

  而孙静安则缓缓开口道:“既如此的话,那便让这枚棋子变成弃子不就行了?”

  他声音略显冷漠。

  “如何变为弃子?”

  正明大儒问道。

  “他既入了刑部,我与刑部尚书张靖关系不错,让他审查平丘赈灾案,不就可以了吗?”

  孙静安瞬间想到了办法,这般说道。

  此话一说,正明大儒的神色微微一变,眉头不禁皱道:“这件案子,涉及太大,让许清宵来处理,非我儒道之行为。”

  他有些抵触,因为这件案子很麻烦很麻烦,让许清宵去接手,就是摆明着坑许清宵。

  “正明先生错了。”

  “老夫这般,用意有三,其一,许清宵自认万古大才,让他接手此事,也算是考量考量他的本事,若他知难而退,便无大才之说,我等心中也明白。”

  “其二,若他敢翻案,也算是解决一桩大麻烦,既可看他才华,又能为国家出力,一举双得。”

  “其三,许清宵之学,乃歪门邪道,若真让他之学立朝,那大魏就彻底乱了,老夫听说过他的心学,知行合一,知道了就要去做,这种学术,怎可能教化天下人?知道钱财宝贵,就去打家劫舍吗?”

  “孙某并非是私心,为的是大魏天下,为的是黎民百姓,所以此事孙某觉得可行。”

  孙静安为这件事情找了一大堆理由来解释。

  前面两个回答,完全是糊弄人的,但最后一句话却戳到了陈正儒与正明大儒心中。

  只是两人依旧沉默,毕竟这有违君子之道。

  不过陈正儒的沉默,更加显得有些其他意味。

  “这样吧,方才陈心大儒告诉我,许清宵会去找他,若陈心大儒能劝服许清宵,我等再看,如何?”

  正明大儒还是不愿直接答应,而是换了个方式。

  先看看陈心怎么说吧。

  “也行。”

  “三日后许清宵就要任职,时间还来得及,就听正明大儒吧。”

  陈正儒与孙静安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了。

  当下三人起身离开,各自有各自的心思。

  而此时。

  李公公送来了刑部相应的官服,以及官印还有身份令牌以及相应的文件。

  至于住址,目前正在打扫和翻修,毕竟陛下有旨,改为学堂,既让许清宵住,又让许清宵可以教人读书等等。

  想的很周到,看来是知道许清宵在国公府做了什么事,所以做个顺水人情,毕竟大魏女帝可是知道自己到底是站在那一边的,一直承了武官的情也不太好。

  许清宵拉着李贤吃了顿饭,饭桌上许清宵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和李贤好好打好关系,拉近拉近关系。

  李贤这顿饭吃的既开心又感动,还有一些惶恐。

  从来没有人请过他这种人吃饭,说实话这帮权贵朝臣哪一个不是看他们如蝼蚁一般?

  甚至觉得他们是阉人各种厌恶,可许清宵不但不厌恶,还时不时敬酒。

  对比一下,李贤觉得许清宵简直是圣人转世啊。

  什么叫做君子?

  许清宵这才叫做君子。

  李贤感动的想哭,到最后这顿饭他死活要付钱,拦都拦不住。

  只是临走的时候,许清宵又拿出一百两银票,朝廷赏了千金,当然这个千金其实就是千枚金片而已,换算下来就是一百两黄金。

  名义上好听一些,千金千金的。

  一百两黄金则是一千两白银,这千两白银都是银票,许清宵也不吝啬直接送给了李贤。

  李贤惶恐,死活不要,许清宵死活要给他,到最后李贤哭了。

  “许大人,您对我实在是太好了,之前咱一直觉得,文人都高高在上,瞧不上咱,有时候上朝,不小心碰到这些文人,他们赶紧擦拭,就跟碰到瘟神一般。”

  “这天下就没有不嫌弃我们阉人的,可没想到您对咱实在是太好了,咱也不知道怎么回报您,您放心从今往后,若是您有什么需求,咱为您赴汤蹈火。”

  李贤哭喊着说道,他是真的感动,平时上朝不小心碰到谁谁谁,都跟躲瘟神一般,甚至还破口大骂,尤其是那帮儒官,在他们口中自己这种人,连人都算不上。

  毕竟没了那玩意。

  可他们也难受啊,所以十分憋屈,而在皇宫内,其实就是一群没人在乎的奴才,谁见了都可以骂一句,太监的苦,普通人是不知道的。

  然而许清宵不但不嫌弃他,反倒有点称兄道弟的味道,甚至每每都要塞银两,银两多不多是其次,重点是这个心啊。

  许清宵把他当人看,他如何不感动?

  太监不在乎银两什么,他们在乎的是,别人的目光,不奢求什么,只求别人把他们当正常人看就好。

  “李公公,我许某人并非是等闲之人,他们狗眼看人低,我许某不会。”

  “李公公,许某也没什么其他好说的,若是有朝一日,李公公得势了,可不要忘记兄弟我。”

  许清宵笑着说道。

  这话一说,李贤更加感动了,他哭的稀里哗啦,许清宵刚才说兄弟,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愿意跟他们这种人当兄弟。

  “许大人,不,我李贤就斗胆喊一声许大哥了,虽说老弟这辈子可能都得不了势,但如果,如果,如果真的有一天,我得势了。”

  “我一定不会忘记您,您就是我亲大哥,比亲大哥我都尊重你。”

  李贤发自内心道,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许清宵给了他做人的尊重。

  “放心,贤弟,愚兄看人很准,你会得势的,贤弟,擦擦眼泪,时辰不早了,你回宫吧,免得晚了遭人说。”

  许清宵认真说道。

  而李贤点了点头,深吸几口气,看样子是真的感动坏了。

  李贤走了,许清宵则打算休息一会便去找陈心大儒以及周民大儒了。

  站在窗外,望着街道当中李贤的背影,许清宵没有急着做什么。

  对于李贤,许清宵自然会好好利用一番,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一时的感动没有用,要自己真正为李贤做点事情。

  能够真正让李贤对自己死心塌地,这样一来的话,自己才能推出阉党制。

  这个计划许清宵相信女帝不可能拒绝的。

  尤其是自己今天上朝之后,更加发现朝中的情势。

  武儒争锋相对,文臣螳螂捕蝉,还有一批人也各有心思,整个朝堂有四个党派,这明显对皇权来说是极其不好的事情。

  再者许清宵也感受到女帝的压力了。

  儒臣咄咄逼人,做什么事情都是一拥而上,而且朝堂当中的儒官是一批,大魏文宫内还有一批。

  女帝想要削弱儒官的权力以及地位,只怕很难很难。

  而武官还好一些,年龄都大了,当真有一天逝去,那地位自然而然会有所下降,不像儒官一般,即便是大儒们都不行了,可还有新的大儒,毕竟天下文人太多了。

  可许清宵最忌惮的并不是他们,而是后面的文臣,这帮文臣才是狼啊。

  躲在后面不说话,静静看两派斗争,等差不多了,局势稳定下来了,这头狼便会露出真正的面目。

  所以许清宵可以认为,女帝之所以不急着确定北伐之争,就是为了拖住这帮文臣的腿。

  果然,这帮玩政治的,心都复杂,若不是两世为人,许清宵真顶不住。

  过了一会,许清宵整理好仪容后,便离开了客栈。

  他去找陈心大儒住址了。

  陈心大儒家住的比较偏远,并非是在文宫,若是在文宫许清宵也不会去拜访了。

  以自己现在的情况,要是去文宫那就是找虐。

  大魏皇城核心圈分几个区域。

  东西是朱雀大道和玄武大道,往下便是七十二坊以及三大街区。

  朱雀玄武大道,是国公王侯,朝中重臣以及皇亲国戚居住的地方,是核心人物待的区域。

  七十二坊,则是大魏仅次于这帮核心人物所居住的地方,一寸土地一寸金,住在七十二坊的人,没有一个是普通人。

  至于三大街区,则是普通百姓居住的地方了,当然这个普通只能说在皇城内算普通,出了皇城也是人上人。

  临安街,广阳街,正午街。

  陈心大儒住在临安街,许清宵稍稍打听一番,便被来到了陈心大儒家中。

  府宅不大,对比国公的府宅来说,就是小巫见大巫,但也不差,至少有亭有院,倒也可以了。

  让守门的通报一声后,许清宵便进了府宅内。

  陈心大儒正在庭院中下棋,与一名中年男子对弈。

  许清宵不认识此人,但却知道这人的身份。

  郡王。

  在大魏能穿着四爪蟒袍的也只有郡王了。

  “学生许清宵,拜见陈心先生,拜见郡王。”

  许清宵作礼,朝着两人一拜。

  “哈哈,无需多礼,守仁,你坐一旁,我先与怀平郡王下完这盘棋,再与你聊聊。”

  陈心大儒笑了笑,显得十分和善。

  而怀平郡王却一语不发,但看了自己一眼,只是这一眼很平静,甚至略带着一丝丝......不太喜欢的样子。

  虽不知道对方为何会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但许清宵心如止水,他坐在一旁,耐心等待。

  不过怀平郡王似乎对自己敌意挺深,他执棋沉思,往往一步棋等了许久才落子。

  虽说下棋得沉思,但这般沉思实在是有些刻意,再者有客来,还特意这样,就有些刻意针对了。

  许清宵有些好奇,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怀平郡王啊?

  大魏郡王不少,十三位郡王,还有三位活着的亲王,怀平郡王的父亲,就是怀宁亲王,身份背景大的很,权势也极大,可不是什么闲散郡王。

  怀宁亲王更是手握大魏麒麟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算得上是权臣中的权臣,地位超然。

  所以得罪了怀平郡王,完全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可自己怎么得罪了他啊?难不成嫉妒自己长得帅?

  就在许清宵思索时,突兀之间,声音响起了。

  “郡王今日棋艺果然了得,陈某输了。”

  陈心大儒的声音响起,略带着笑意。

  “先生实在是言重,先生棋艺高超,无非是来了人,无心棋局罢了,否则的话,本王无论如何都赢不了先生的。”

  怀平郡王语气平静道,他对陈心大儒显得十分恭敬。

  “非也,非也,赢了便是赢了。”

  陈心大儒轻笑一声,随后起身,捻了捻胡须,看向许清宵道。

  “守仁,你会下棋吗?”

  陈心笑道。

  “学生对棋,一窍不通。”

  许清宵摇了摇头,他不会下棋,准确点来说,不会下围棋,五子棋倒是可以,但对这种人来说,就算是下五子棋也赢不过对方。

  “没事,试一试看,老夫教教你。”

  陈心笑道。

  许清宵也没有拒绝了,而是起身来到一旁。

  怀平郡王坐在原位不动,但散发出来的冷意,十分明显。

  陈心大儒看得出来怀平郡王的敌意,但他没有多说,而是悉心教许清宵围棋玩法。

  大致懂了以后,许清宵便开始下棋,他执黑棋,实际上许清宵也懂一点围棋的玩法,当然只是一点点。

  陈心大儒也没有真的较真,而是给许清宵下指导棋。

  否则真要较真,那就是欺负人了。

  许清宵落子很快,几乎不带任何思考,给人一种想到哪里就下哪里。

  倒不是许清宵乱来,而是许清宵明白一个道理,下棋可以输,但气势上不能输。

  陈心大儒没有说什么,两人落子速度极快。

  不多时棋盘形成围剿局面,是陈心大儒围剿许清宵。

  最终棋局结束,许清宵输的也不多,四五十目罢了,许清宵自认为还不错,最起码面对的是一位大儒。

  棋局结束,陈心大儒缓缓开口道。

  “守仁啊,棋局如人生,你虽初次下棋,可看得出来,你杀伐果断,善攻伐,偏激进。”

  “这是好事,前期如龙,但却暴露许多问题,在你第四十五手的时候,过于激进,我只需下一步,便可以让你无法凝势。”

  “而在你第七十八手,九十五手时,都有这个问题,以及第一百零五手时,你虽赢我五目,可也中了老夫的圈套,导致满盘皆输。”

  “你可明白?”

  陈心大儒开口,他以棋局来隐晦说出一些话,其意思很简单,希望许清宵不要过于激进,要好好想想。

  “先生教训的是。”

  “不过,学生在第七十八手和九十五手时,看得出来问题,可学生不懂棋道,所以只能选择学生认为最稳妥之法。”

  “至于第一百零五手,学生虽满盘皆输,但学生认为棋盘无法与人生而比,人生之大,如棋盘之万倍,一盘棋,或许只是一个过程,并非是整个人生。”

  陈心大儒的劝意,许清宵听得出来。

  但许清宵也借棋局说出自己的心声。

  一盘棋,是输了,但输在自己年轻,输在自己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所以输棋无悔。

  但人生并不仅仅只是一盘棋,而是这盘棋的万倍,那么这里输了,可以去其他地方下,不能因为一时的激进,而认为我一定会满盘皆输。

  许清宵这番话让陈心大儒有些感慨。

  他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不该说,最终还是开口道。

  “守仁,你若是听老夫一句劝,其实可以考虑弃意,或者即便是不弃意,也可以入我朱圣一脉,你好心去学,将其意融朱圣之意,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啊。”

  终究,陈心大儒还是说出这番话来,劝说许清宵入朱圣一脉。

  “先生之意,清宵明白,但清宵既已立言,就不会再入朱圣一脉了。”

  许清宵摇了摇头,他给予这般回答,这次来见陈心大儒,是因为之前相约好了,陈心大儒并没有对自己有何恶意,所以才会前来。

  只是此话一说,陈心大儒还没来得及开口,怀平郡王的声音响起了。

  “哼,当真是好狂妄啊。”

  怀平郡王的声音响起,让场面有些冷意。

  许清宵沉默不语,而怀平郡王继续开口道。

  “朱圣乃是我大魏之圣,其意与天高,你区区一个明意儒生,敢说立言,陈心大儒爱惜你之才华,可你却敬酒不吃吃罚酒。”

  “许清宵,你莫不是真以为自己是万古大才?”

  怀平郡王开口,直接训斥许清宵,丝毫面子都不给,而且直呼其名。

  “怀平郡王,许某并无此意,倒是郡王,从许某出现之时,便莫名带有敌意。”

  “许某想问郡王,在下何处招惹到郡王?”

  许清宵开口,面对怀平郡王的怒斥,他并没有畏惧与害怕,相反只是好奇对方为何对他如此有敌意。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对你带有敌意,若不是陈心大儒在此,就凭你方才所说,本王便要赏你几个耳光,让你知晓知晓什么叫做规矩。”

  怀平郡王没有任何遮掩,他的确讨厌许清宵,而且是极度厌恶。

  此话一说,许清宵不由微微皱眉,说归说,骂归骂,这句话就有些不给脸了,赏自己几个耳光?你要是真敢,我许清宵弄不死你就跟你姓。

  “郡王莫要动怒。”

  “守仁不过是有些年少罢了,不知规矩是正常,年少之时皆有些锐气。”

  此时陈心大儒立刻起身打圆场,他看向许清宵道。

  “守仁,怀平郡王的老师,乃是大魏文宫,阳善先师,乃天地大儒也。”

  陈心大儒解释,刹那间许清宵明白了。

  大魏文宫有几位真正的狠角色,是天地大儒,而且不是等闲的天地大儒,半只脚踏入圣境,随时有可能成为半圣的存在。

  是真正的巨无霸,也正是因为有他们,大魏朝廷的格局就很难动弹,即便是女帝想要根除儒官权力,也很难施行,这几位不死,朱圣一脉昌盛无比。

  现在许清宵明白为什么怀平郡王对自己有恨意了。

  原来是朱圣一脉的亲信啊,那没事了,这般针对自己情有可原。

  只是该不爽还是不爽。

  “清宵明白了,原来是阳善先师之徒,怪不得怀平郡王对清宵有如此敌意,既如此,还请郡王动手吧,先把许某杀了,再把天下一切不支持朱圣一脉的文人也杀了吧。”

  “最好再把除朱圣之外其他圣人的书籍统统焚烧掉,从今往后天下文人就可以安心学习朱圣之学了。”

  许清宵开口,认真提出建议。

  “狂妄!”

  嘭!

  怀平郡王怎可能听不出许清宵这般嘲讽,他怒吼一声,可怕的气势如山岳一般,直接压制着许清宵,怀平郡王不仅仅是一名儒生,而且还是一名武者。

  至少是七品以上的武者。

  如山洪般的气势压制而来,许清宵瞬间感到可怕的压制力,身负万斤之中,双腿忍不住打颤,这是肉身的自然反应,好在他是大日圣体,否则的话估计这气势之下,自己得跪下了。

  “许清宵,你当真不知死活,你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吗?”

  怀平郡王怒气冲天道。

  “够了!”

  但这一刻,陈心大儒开口,恐怖的浩然正气弥漫,这一道声如黄吕大钟一般,在怀平郡王耳中响起。

  下一刻,怀平郡王收回了这股如山洪般的气势。

  而许清宵却脸色惨白无比,虽然压力没了,可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心悸。

  陈心大儒的浩然正气无法对抗武者之力,可他的威望还在,一句话让怀平郡王收手。

  “陈心大儒,是本王的错,在您面前动武,还望陈心大儒恕罪。”

  怀平郡王信奉朱学,师父又是阳善先师,自然而然对陈心尤为尊重,准确点来说对朱圣一脉的大儒都很尊重。

  如若不是陈心大儒在此,许清宵今日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守仁,你没事吧?”

  陈心大儒搀扶着许清宵,紧接着深吸一口气,看向怀平郡王道。

  “郡王大人,守仁是老夫的客人,今日招待不周,还望郡王大人莫要怪罪。”

  他意很明显,下逐客令了。

  “陈心大儒,此子污蔑朱圣,而我等劝他弃暗投明,他却依旧一意孤行,本王教训他一二,也是情理之中,还望陈心大儒莫要生气。”

  怀平郡王并不认为自己哪里做错了,反倒是觉得许清宵有些地方没有做好,自己唯一做错的地方,可能就是当着大儒面动手了。

  “好了,郡王之意,老夫知晓了。”

  陈心大儒的确有些动怒,君子动口不动手,怀平郡王直接动手,这不是加剧许清宵对朱圣一脉的恶感吗?

  说实话本身这件事情就是要慢慢来,好好与许清宵说,结果未曾想到竟闹得这样。

  “陈心大儒,多有抱歉,本王告辞。”

  怀平郡王也没多说什么了,既然陈心大儒不听自己解释,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直接走吧。

  怀平郡王走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许清宵。

  待怀平郡王走后。

  陈心大儒看向许清宵,略显歉意道。

  “守仁,老夫真不知道会发生此事,怀平郡王所做所为,也只是一时气愤罢了,老夫代他向你致歉。”

  陈心大儒朝着许清宵致歉道。

  “先生言重了。”

  “学生清楚,学生也明白,也多谢先生替学生出头,否则的话,只怕要挨揍了。”

  许清宵开口,他感谢陈心大儒出手帮他,但这梁子已经结下来了。

  怀平郡王又如何?

  招惹自己,许清宵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只不过现在没有任何反击能力,但得记下来,不能忘记。

  尤其是怀平郡王这种敌人。

  这是立意上的敌人,关乎到信仰,绝对不可能解开,否则怀平郡王也算是个儒生,张口就要赏自己几个耳光,对自己的敌意可谓是大无穷啊。

  “唉。”

  陈心大儒岂能听不出许清宵言语中的意思,他叹了口气,而后缓缓道。

  “守仁,还是听老夫一句吧,去文宫致歉,好好学习,否则的话,满朝的儒官与你为敌,这天下朱圣一脉的儒生,也视你为敌。”

  “怀平郡王是其一,往后更有其二其三,你一个人如何能抗住?”

  陈心大儒劝道。

  许清宵还是摇了摇头。

  “多谢先生好意。”

  一句话,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罢了,罢了,守仁,老夫就不劝你什么了,不过倘若你有朝一日,当真遇到麻烦,愿意去文宫,老夫依旧愿为你引荐。”

  陈心大儒知晓许清宵的心意,他不劝阻了,任许清宵去吧。

  “多谢先生。”

  许清宵再次感谢,而后双方无言,许清宵也告辞了。

  这番告辞,许清宵还是去了一趟周民大儒住处,上门拜访。

  不过如陈心大儒一般,周民大儒也是一番相劝,但周民大儒没有劝言多少,明确许清宵意思后,态度也稍稍有些冷漠。

  这就是对抗朱圣一脉的后果。

  许清宵不怨陈心与周民二人,至少两人并没有做什么,甚至还劝阻自己,无非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但经此一遭,许清宵更加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了。

  如陷泥潭。

  要么朝廷中占据重要位置,要么就尽快立言,抵达六品,甚至五品大儒之境。

  当然武力绝对不能松懈,必须要加快速度,否则的话,下一次再遇到怀平郡王,人家一个威压下来,自己当场跪下,这事发生,许清宵宁死也不屈啊。

  连皇帝都没跪过,跪一个郡王?

  他许清宵死都不愿意。

  排山倒海般的危机袭来,让许清宵感到无比的压力。

  回到客栈中,许清宵开始武道修练。

  借此机会,许清宵直接打通第二条气脉,不算急但也不算慢,刚好合适。

  再打通一条气脉,自己便可以冲击八品了。

  他要尽快到八品。

  甚至是七品,六品,五品。

  防止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怀平郡王是吧。”

  “给许某等着。”

  客房内,许清宵攥紧拳头。

  并非是许清宵受不得辱,而是这般直接,完全就是不讲道理,这种耻辱远胜其他,至少一切有道理可讲,若是自己做错了,或者是做的不对,被抓住把柄,他认。

  因为这是自己的问题,可用武力使之屈服,许清宵只会更加不屈。

  时间飞快。

  转眼之间三日过去。

  这三日,许清宵都在稳固修为,第二条气脉已至圆满,实力再度提升一截。

  他本想凝聚文器,但最终还是打算缓一缓。

  到了这一日,许清宵整理一番,洗了个热水澡,而后穿上刑部主事官服,朝着刑部都察院走去。

  都察院。

  乃刑部主事之地,全国所有卷宗备份都在其中,只要涉及刑事案件,都要交给都察院进行复审。

  尤其是杀头的事,更是由都察院,大理寺共同批审,确定无误后,才能下放。

  所以在刑部做事,需要格外认真,因为一旦有任何疏忽,可能就是一场冤案。

  来到都察院后,院内有大大小小几十间房,来来回回数百人显得行色匆匆,每个人都极其忙碌,交替卷宗,审查卷宗,批阅卷宗,里里外外事情极多。

  “敢问阁下是许清宵,许大人吗?”

  也就在此时,有小吏走来,看着许清宵的官服,上前询问。

  “正是。”

  许清宵点了点头答道。

  “许大人,小的乃刑部卷吏,周楠,上面已经交代,由小的来负责大人事物,请大人跟我来。”

  卷吏,无有品级,所以不能自称下官,属于打杂一类,负责挑选卷宗,进行第一遍复查,没有问题之后,交给主事,主事调查,若没有什么问题,就批下意见,然后呈交给上面。

  最后由员外郎批阅,再统一汇报给刑部尚书,如果尚书忙说一声差不多就行,如果尚书不忙,亲自过阅一遍,然后批改下放。

  许清宵点了点头,露出温和笑容,跟随后者。

  很快来到一间小屋之中,屋内有书柜三座,上面都摆放着各地卷宗,有主桌一张,左右各有一张副桌,是给卷吏用的。

  “许大人,刑部现在人手急缺,倒也没有刑部官差任你调遣,所以若有什么事,您直接告诉小的就行,小的为您跑腿就好。”

  周楠推开房门,稍稍擦拭了一下主桌上的灰尘,一脸谄笑道。

  一般主事配两名卷吏,四名刑部捕快,不过如今人手缺失,无法配套,许清宵理解。

  但还是问了一句。

  “我可以自己主招吗?”

  许清宵问道。

  后者一愣,但想了想还是回答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主招之人,必须是有官职在身的捕快,若是许大人有熟知的捕快,是可以招过来的,到吏部办一些手续就好。”

  周楠回答道。

  “恩,好。”

  许清宵点了点头,没有人手不要紧,可以自己招就好,南豫府的杨豹杨虎两兄弟对自己算是忠心耿耿,是自己人,招过来帮自己做些事情也不错。

  至于两人的鲁莽,可以教一教,问题也不大。

  否则的话,就凭借昨天发生的事情,堂堂郡王都差点对自己直接对手,难保不会有人搞自己,安排点阳奉阴违的人,完全可以恶心到自己。

  “大人,小的去为您准备卷宗。”

  周楠没有多说了,直接去案牍库为许清宵取卷宗来。

  “好。”

  许清宵落座主位,开始准备迎接新的工作。

  当下周楠离开。

  只是过了一会。

  周楠回来了。

  但并没有许清宵想象中捧着一大堆卷宗而来。

  反倒是拿着一份,摆在自己面前。

  有些疑惑,但许清宵没有多问,而是缓缓展开卷宗。

  顿时几个大字映入眼中。

  【平丘赈灾案】

  


  (https://trip-cd.com/html/book/3/3830/6379726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trip-cd.com。九游登陆平台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trip-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