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游登陆平台小说 > 大魏读书人 > 第九十五章:刑部针对,冷板凳,永平世子调节,三封信!

第九十五章:刑部针对,冷板凳,永平世子调节,三封信!


  刑部。

  主事间内。

  许清宵坐在桌前,静静地看着这份卷宗。

  【武元四十三年,五月初九,平丘府出现灾荒,大旱七年,天穹赤红,万里裂土,大魏监天司以八十一道求雨符,未曾换来一滴雨水,此乃天灾】

  【武元四十三年,九月初七,大魏监天司请来大罗教长老,为平丘府求雨,然而天象怪异,终究无法求来雨水,至此大旱之下,百姓逃难,中书省为解干旱之灾,批赈灾款三千万两白银】

  【武元四十四年,三月初一,巡察使周政前往平丘府调查灾后之事,却发现平丘府百姓依旧苦不堪言,万里山河,无草根之物,无一切活物,更是有易子而食之惊骇之事】

  【武元四十四年,三月二十,刑部都察院,大理寺联手调查此事,最终通过种种迹象发现,平丘府府君,张南天贪赃枉法,吞没赈灾银两千万两,其部下皆瓜分其银,以米变糠,每日一餐,更不允百姓出府,宁可饿死其中,引来天怒】

  【武元四十四年,三月二十二日,平丘府府君张南天得知罪孽深重,将全家诛杀,吊与房梁之上,自尽而死,然千万赃款,却无从踪迹】

  【武元四十四年,四月初一,大魏朝会,由刑部尚书张靖,大理寺寺卿顾言,共同审批,此案罪名已确,唯独赃款下落不明,需再复查】

  【武元四十四年,五月初一,平丘赈灾案卷宗一】

  【审批人:刑部尚书,张靖】

  【审批人:大理寺寺卿,顾言】

  【经手人:刑部侍郎,李元浩】

  【经手人:刑部员外郎,张正忠】

  ----

  仔细看完整篇卷宗,整卷给许清宵的感觉就是。

  寻找赃款。

  卷宗的目的,也是让自己寻找赃款。

  可问题是,这卷宗内容明显有问题啊。

  平丘府许清宵倒也知晓,不过是在书中知道的,是西北部地区,至少相隔大魏王朝一万多里外,都快靠近西洲了。

  这种地方本身就比较快干旱,所以发生干旱的事情,倒也没什么。

  而这个世界虽然有仙道,只是求雨符这种东西已经不是普通仙家手段了,而是一种神通本领,具体怎么操作许清宵不知道。

  但雨水的形成许清宵还是知道,水蒸气上升过程中遇冷形成雨水。

  而求雨符肯定不会这么科学,应该纯粹就是靠仙力转换为雨水,然后降落下来。

  所以求雨符极其珍贵,但一般来说只要用了求雨符都会下雨,平丘府却一直干旱。

  这就有问题了。

  考虑到是武元期间,倒也可以解释,那个时候武帝正在第五次北伐,已经有点天怒人怨了。

  这个世界不是常规世界,有武道仙道超凡的力量,所以很多东西无法用科学去解释。

  许清宵也就只能接受干旱这个设点。

  但让许清宵瞬间疑惑和感觉不对劲的地方并不是干旱。

  而是贪污,自杀,全家暴毙这个三个点上。

  首先第一,朝中贪污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无非是手法不一样。

  聪明点的就是弄个名头,字画玉器,受贿贪污。

  笨一点的就是上面拨款下来,买某某东西,让对方加价,其中的利润归自己。

  更直接一点就是这种,上面拨款赈灾,下面开始中饱私囊。

  但问题来了,能成为一方府君,不至于如此愚蠢吧?就算你贪,贪个几百万两白银,许清宵也认。

  直接贪了两千万两白银,剩下一千万两下面人还要各自吃一点,真正到灾民手中能有多少?

  穷疯了吧?

  不过考虑到武帝北伐,这个也不是不可以成立,毕竟武帝北伐,哪里有时间去管这种事情,所以心一横,贪个两千万两,也不是不可能,逻辑上最起码可以站住脚。

  但自杀这个点许清宵觉得有些古怪啊。

  你既然敢贪,肯定是做好了两手准备,三月一别人查你,三月二十别人定罪,你三月二十二就自杀?

  前前后后才多久?

  最起码迂回都不迂回一下吗?最起码也要喊两句,大人你听我狡辩啊。

  可这张南天极其果断,这死的就有些不合理,最起码逻辑上不是很合理。

  当然不排除这个张南天是个怂货。

  可最后一个信息,让许清宵更加觉得好奇了。

  诛杀全家?

  这完全站不住脚了。

  这天下又不是大魏一个王朝,东有突邪王朝,北有初元王朝,这两个王朝比不过当初的大魏,但至少大魏王朝也不能动弹他们。

  自己跑不掉,全家还是能跑的,敢贪两千万白银,平日里估计也没少贪。

  全身家当过亿完全不过分,带着这笔银两跑去这两个王朝,估计人家要笑呵呵地来迎接。

  一万万两白银什么概念?一两白银等同于前世一千块。

  就是一千亿啊,而且还是真金白银,不是什么固定资产,就算是少一半,估计突邪和初元王朝的户部大臣都得亲自迎接。

  别的不说,只要你愿意缴纳一半银两上来,剩下的钱够你全家十代富贵安康。

  所以这个逻辑完全站不住。

  非要强扯,那就只能扯突邪和初元王朝太远了,跑不过去。

  但问题是平丘府临近的是西边,西边有诸多岛屿,许多小国家,被誉为海上天国。

  跑这里去没问题吧?

  大魏王朝当时在北伐,要是北伐赢了,可能这家伙还是得死,可要是输了,就好比现在,强依旧还是强,但绝对不可能为了一个贪官,与海上天国打起来。

  这完全没有必要,得不偿失,可能发动战争的成本,都胜过这两千万两白银了。

  所以张南天完全没必要杀自己全家啊。

  绝后,可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这案卷有问题。

  “全家暴毙。”

  “这不就是杀人灭口吗?”

  很快,许清宵极其敏锐地察觉到一个信息了。

  人死了,全家又暴毙了。

  典型的杀人灭口吧。

  “这个张天南应该只是替罪羊。”

  许清宵缓缓将卷宗收起来,随后看向周楠道:“还有其他卷宗吗?”

  许清宵开口,这案子他接不了,也不想接。

  牵扯太大,两千万两白银的赃款,让自己去找?

  找一百年?

  再者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份卷宗上背后肯定有其他东西存在,自己能看出来,刑部尚书能不能看出来?大理寺寺卿能不能看出来?

  他们要是看不出来,那挺好的,这就证明大魏的官员都没脑子。

  只是这可能吗?

  所以许清宵不碰,也不愿碰,到时候惹出一大堆麻烦来,儒官们就要看笑话了。

  “啊......大人,就......就这一份卷宗,这是侍郎大人安排的,说您刚来刑部,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与其劳累处理太多案子,倒不如就处理这一件。”

  周楠低着头讪笑道,告知许清宵。

  “就处理这一件?”

  许清宵微微皱眉,自己身为刑部主事,按理说应该是日理万机,每天批阅卷宗,从而体现自己的才能。

  陛下以退为进,让自己来刑部,按理说就是让自己好好工作,熬两年资历,差不多就可以升迁了。

  如果能办好一些不错的案子,或许就能直接升级。

  可让自己办这一件案子,不是有点打压的味道,?

  倒不是说这案子不够大,而是这案子太大了,根本不适合自己来做,甚至说这件案子是前朝的事情,其原因不就是无人问津吗?

  新朝有那么多案子不给自己,偏偏给一卷这个?

  一瞬间,许清宵嗅到打压的味道。

  “是哪一位侍郎?”

  许清宵问道。

  “冯侍郎。”

  周楠回答道。

  冯侍郎?

  “冯建华......”

  刑部有尚书一位,左右侍郎两位,其次便是四位员外郎,主事八人,令史十六人,计史三十六人,每个计史各掌四名掌固。

  同时还有二十七吏司,驻在各地郡首之地,任何事情都是由他们发来卷宗至刑部。

  所以别看人多,一旦忙起来的时候,的确得天天加班。

  冯建华是刑部侍郎,正儿八经的正四品官员,比自己这个从七品大太多了。

  自己上面是六品的员外郎,而员外郎上面还有二十七吏司郎中,不过吏司郎中自己管辖自己的事情,一般来说不会和员外郎交接,员外郎直接对接的是侍郎。

  一位侍郎直接越过吏司郎中和员外郎来给自己下达命令。

  看来对方是想要打压自己了。

  许清宵不傻,已经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给自己一份这样的卷宗,让自己知难而退。

  别的不说,这份卷宗许清宵不会接,接了也不敢做啊。

  要么调查真相出来。

  要么追回赃款。

  两个都是地狱级难度,有这个本事,许清宵还在这里罗里吧嗦?

  刑部送来这份卷宗,其目的就是想要让自己一事无成,坐在这里老老实实等。

  等个两三年,陛下问一句,如今许清宵如何了?

  结果刑部就来一句,为一件案子思索了两三年,这话一说,那自己的仕途也就到头了。

  两三年完不成一件案子?

  更绝的不是这个,大魏陛下是什么人?日理万机,每时每刻都有事要做,再者江山代有才人出,今天是他许清宵意气风发,明天说不定就是张清宵,吴除清宵意气风发了。

  说不定自己连露脸都没露,就被朝廷遗忘了,也被皇帝遗忘了。

  所以结合以上两点,自己决不能坐以待毙。

  “冯大人在何处?”

  许清宵问道。

  “呃......许大人,冯大人已经远出了,他让我转告大人一句话。”

  “此事虽难,但许大人乃万古之才,想来应该不会太困难。”

  周楠回答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彻底明白了。

  人家连后路都找到了,直接一句远出,自己就别想找到他。

  而自己也不能去找刑部尚书。

  原因无他,进了官场你要是想好好混,就必须要层层递进,你上头是员外郎,员外郎上面是吏司郎中,然后再是侍郎,刑部尚书。

  交代你做一件事,你不满意,直接去找刑部尚书,越级处理,不管人家帮不帮你,你这个行为就已经有问题了。

  就好比南豫府发生了一件事情,府君不知道如何定夺,他来到皇城,询问皇帝,这件事情怎么办?

  脾气好点的皇帝,会帮你处理,然后你就可以回家养老了。

  脾气不好点的皇帝,也会帮你处理,然后你挨一顿棍子再回家吧。

  事情上面交代下来了,你做不了,有问题,可以向上级反应,但这个上级绝对不能越,除非是专属专办的事情。

  这么大的案子,员外郎肯定不敢交给自己,侍郎刚刚好,所以自己只能找冯建华来解决。

  但看样子对方铁了心要搞自己啊。

  果然踏入朝堂,就意味着有无尽麻烦。

  “我明白了。”

  许清宵开口,随后开口道:“将此案涉及之人,所有信息档案找来。”

  既然对方硬塞给自己,许清宵也没什么好说的,先找来相关信息慢慢看吧。

  总不可能坐在这里发呆吧?

  “是。”

  周楠没有废话,拿着许清宵的令牌,直接动身取资料了。

  待周楠走后。

  许清宵开始写信了。

  自己来刑部,估计刑部上上下下对自己都特别不爽,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直接上任从七品主事,相信很多人都不开心。

  毕竟刑部的职位本来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自己占了一个位置,别人就更没有机会晋升了。

  再者刑部尚书是张靖,张靖是东明会的人,而东明会就是一匹狼,等待着北伐之争盖棺而定,就会亮出獠牙。

  但东明会唯一的阻碍,就是儒家了,显然东明会与儒家关系还不错,至少大家都是文臣,多多少少读过点书,无非是没有特别高的品级。

  如此一来的话,无论是内部因素,还是外部因素,刑部也不待见自己,否则就不可能让自己来接管这件案子了。

  可惜的是,他们太把自己看轻了。

  许清宵再蠢也不会上这个当,既然侍郎远出,那许清宵刚好可以安排自己的势力进来。

  杨豹杨虎兄弟二人,武艺虽然不强,可悉心培养一番,差不到哪里去,又不是办什么凶险的案子。

  最主要的是,这是自己的亲信。

  修书一封,许清宵没有让周楠为自己送,自己找个时间送出去也行。

  只是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周楠姗姗来迟。

  他出现在门外,面上露出一些尴尬之色。

  “许大人,今日案牍库有些忙,调不出相应卷宗资料,让我明日过去。”

  周楠讪笑道,有些尴尬。

  “调不出?”

  许清宵目光一凝,连资料都拿不过来?这还让自己怎么判案?

  看来刑部上上下下都收到了信息啊。

  “你告诉他,是冯侍郎让我来取的,看看他怎么说。”

  许清宵开口道。

  “是。”

  周楠点了点头,而后离开。

  不过这次周楠很快回来了,不过手中依旧没有卷宗资料。

  “许大人,他们说案牍库这几日很忙,刑部再查大案子,让许大人稍等。”

  周楠讪笑道。

  “原话。”

  许清宵喝了口桌上的茶,平静出声,看向周楠。

  “呃......等着。”

  周楠低着头回答。

  “不过大人也不要心急,案牍库的确就忙,二十七吏司所每日都需要取大量卷宗。”

  “再者这段时间也的确忙,我这几天早起一些,去案牍库等候,为大人取来相关卷宗。”

  周楠开口,如此说道。

  许清宵看得出来,周楠应该不是安插在自己身旁的人,也不是那种故意阳奉阴违之人,应该是个无人问津的角色,被派来辅佐自己。

  “行,那许某等等。”

  许清宵也不急,眼下自己的事也有挺多,就当熟悉熟悉环境。

  就如此,一直到了酉时。

  大魏王朝上班时间是卯时,下班时间是酉时,扣除午间可以休息一个时辰,每天工作六个时辰,算是比较辛苦,再加上偶尔加班加点,还不给补贴。

  其原因就是大魏现在很穷。

  不过好在每十日有一天休息时间,但六部是轮休,不可能一起休息。

  到了酉时,许清宵起身离开刑部,一路上不少人投来目光,自然好奇许清宵。

  不过好奇归好奇,但没有人向许清宵打招呼,连点个头都没有。

  不受待见就是这样的下场。

  舒展腰肢,许清宵也没有理会这帮人,该干嘛干嘛去。

  可惜的是,陛下赐的住宅还在装修,不然的话就不需要住客栈了。

  一刻钟后。

  回家的路上。

  或许是因为穿着官服,一路上的百姓有些敬畏,路过西街的时候,那些番人也投来了好奇目光,不过与普通百姓不一般的是,这帮番人可没有敬畏,估计是好奇过于年轻。

  只是刚回到客栈,一道熟人的身影出现。

  是永平世子。

  “永平世子?”

  许清宵喊了一声,后者正在客栈等待着什么,一听到许清宵的声音,顿时露出喜色。

  “守仁兄!”

  永平世子快步走来,看着许清宵满是笑容。

  “守仁兄,这些日子愚弟有事忙了,没能第一时间来找守仁兄,是愚弟的过错,还望守仁兄莫要怪罪啊。”

  永平世子如此说道,满脸歉意。

  “言重了,言重了,世子当真是言重。”

  “永平世子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见许某,当真是许某的福分,来来来,世子若不建议,就在客栈小饮一杯。”

  许清宵笑道。

  在刑部受了一天的冷眼,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个熟人,许清宵自然开心啊。

  “好,就在客栈小饮一杯。”

  永平世子笑道,随后与许清宵走入客栈之中,掌柜的一看许清宵与永平世子,连忙让小二安排雅间。

  能在京城开酒楼的,自然不是等闲之辈,这些达官贵人不认识不要紧,但得眼熟,否则万一不小心得罪了,那就麻烦。

  上了雅间。

  许清宵与永平世子落座,知晓永平世子节约,所以许清宵点了两个热菜,两个凉菜,一壶清酒,也就差不多了。

  过了一会,待菜上齐之后。

  许清宵与永平世子互饮三杯。

  待酒过三巡后,永平世子直接开口。

  “守仁兄,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你开创心学,愚弟支持你,虽愚弟也学朱圣之意,但还未明意,即便是明意,我也认同许兄之才华。”

  “这一点愚弟钦佩,只是今日来找守仁兄是为两件事情。”

  到永平世子开口道。

  “那两件事?”

  许清宵问道。

  “第一,几个月后,太平诗会就要举行了,三年一度,许兄乃万古之才,愚弟斗胆邀请一番,到时满城的权贵都会来齐,四大书院都会参加,还有不少女子,万一某位郡主或者是国公之女看上了许兄,这就是天大的好事啊。”

  永平世子笑道。

  “太平诗会?”

  许清宵对这个倒不是很懂,但听名字心里也明白一些。

  文人相聚,这种东西不奇怪。

  “恩,太平诗会,可是大魏三大文人盛会,许兄算是运气极好,刚来京都就可以见识这般盛会。”

  “到时会有四大书院,大魏文宫,以及陛下出题,以诗会友,其盛大之说,无法去言,满城喜庆,仅次于九州诗会。”

  永平世子回答道。

  太平诗会,九州诗会,和四海诗会,是文人三大盛会,对于天下才子来说,不亚于各国科举。

  尤其是九州诗会,天下顶尖的读书人都会聚集,以诗会友。

  谁要是在这种时候出风头,那基本上就是彻彻底底的扬名天下了。

  “知晓了,既然世子邀请,许某自然会去。”

  许清宵答应下来,反正刑部也没什么事,看这个情况自己估计要坐一段时间的冷板凳了。

  倒不如参加这种盛会,当然参加这个盛会,许清宵可不打算结识什么人脉。

  来的都是文人,既是文人,大部分都是朱圣一脉,恨自己的人肯定多。

  这个太平诗会,许清宵会好好利用,到时候压一压这帮读书人的锐气,总不可能一直坐以待毙吧?

  “第二件事呢?”

  许清宵问道。

  提到第二件事情,永平世子略显得有点不太好意思开口,但想了想还是开口了。

  “许兄,前几日是否见过怀平郡王?”

  永平世子开口问道。

  此话一说,他看了一眼许清宵,然而许清宵显得十分平静,没有任何波动。

  “见过。”

  许清宵回答道。

  “许兄,愚弟知晓你的脾气,只是还是要劝阻一二。”

  “怀平郡王权势极大,他父亲还在,既是读书人,又是手握兵权,斗,你是斗不过他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还望许兄慎重。”

  “愚弟家父知晓了此事,愿意帮许兄调节一番。”

  永平世子说出第二件事情。

  许清宵与怀平郡王发生矛盾,这件事情当天就传了出来,很多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儒生们得知后,赞叹怀平郡王真性情,文官们知晓以后只道许清宵不知天高地厚,连怀平郡王都敢招惹,当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至于武官们却沉默不语,并非是他们不帮忙,而是许清宵也没有来找他们。

  再者若是许清宵遇到这种事情就来找他们,那他们也会看不起许清宵。

  这种挫折都受不了,那以后在朝堂当中遇到更恶心的事情,岂不是要崩溃了?

  朝堂是江湖,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江湖是人情世故。

  永平世子过来的目的,就是希望许清宵低个头认个错,他知晓怀平郡王的势力,也知道许清宵招惹到怀平郡王,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所以让他父亲出面调节一番。

  “不了。”

  许清宵直接摇了摇头,他拒绝了永平世子。

  “世子一片好心,愚兄心领了,只是这件事情,无需世子帮忙。”

  许清宵直接拒绝。

  原因无他,他与怀平郡王已经结仇了,他许清宵是什么人?

  真要结仇,绝不会和解,虽然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可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你欺我年少,等我有权有势有能力之后,我就去谅解你?

  抱歉,许某不是圣人,如果是圣人,那就骂你全家,让你千世不得翻身。

  “许兄,这......又是何苦呢?”

  永平世子有些感慨道。

  “不是何苦不何苦,世子,愚兄问你一句,倘若我许某当真低下头,当真向怀平郡王道歉,这怀平郡王就一定不会找我麻烦?”

  许清宵平静问道。

  这一句话,让永平世子沉默了,因为他知道,许清宵就算真道歉了,估计人家也不在乎,甚至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无非就是说,明面上过得去罢了。

  所以为何要道歉。

  “唉。”

  永平世子叹了口气,随后开口道。

  “许兄,愚弟心中明白,也就不多劝了,不过若有一天,怀平郡王当真找你麻烦,愚弟也有办法为你报仇。”

  永平世子这般说道。

  “报仇?如何报仇?”

  许清宵有些好奇了,他不过是世子而已,还能报复怀平郡王?

  “很简单,怀平郡王有一个宝贝闺女,长得可谓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到时会来参加太平诗会,而愚弟不才,到时献丑一番,将其惊艳,得其芳心。”

  “到时候两家联姻,我让她独守空房,这不是报复吗?”

  慕南平认真说道。

  许清宵:“......”

  好家伙,思路清晰,不得不点个赞。

  “贤弟高见。”

  许清宵举杯说道,而慕南平也不由一笑,看样子他认真了。

  “对了,慕兄,这怀平郡王是什么境界的武者?”

  许清宵问道。

  “五品巅峰,半只脚就要踏入王境的人,实力很强,大魏王朝或许可进前百。”

  慕南平回答道。

  五品巅峰?

  半只脚踏入四品。

  许清宵有些惊讶,他还以为对方是三品或者是二品呢。

  没想到才五品?

  武者五品就这么强吗?光是一个气势就能把自己压死?

  看来武道这条路自己必须要好好修行啊。

  “许兄,说实话,与其在武道上超越他,其实完全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去超越他,比如说在官道上,或者儒道。”

  “武道上,许兄还是算了吧,我等都是读书人,练武没意思,再者武道讲究基础根骨,怀平郡王从小就是泡着灵药长大,顿顿药膳,长大之后更是沐浴极为霸道的兽血强身。”

  “咱们还是别想多。”

  慕南平开口,倒也不是打击许清宵,而是事实如此。

  儒道可以说不讲究根基,有才华就是有才华,寒门也能出贵子。

  可武道不一样,从小的根基培养极为重要,越到后面阻力越大,卡在七品一辈子上不去的比比皆是。

  许清宵有想法是好事,但基本上不可能。

  “恩,只是随口问问。”

  许清宵没有多说什么,两人开始聊其他事情,无非是慕南平吹捧许清宵,认为许清宵立言有些震撼人心,而许清宵也就谦虚几句。

  到最后慕南平又提到一件事情。

  “许兄,你在刑部待的习惯吗?”

  他如此问道。

  “还行,挺轻松的,什么事都不要自己管,到时候就能领钱,挺不错的。”

  许清宵回答。

  “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许兄明明有万古之才华,却没想到一口气得罪了这么多人。”

  “好在的是,许兄有武官他们保护,也算是有些后盾,行了,时辰不早了。”

  “许兄,愚弟就先行告退了,如若有任何事情,来永平王府找我就行。”

  时辰也不早了,慕南平起身要离开,许清宵将慕南平送走了,顺便将信也送走了。

  做好这些事情,许清宵便回到客房内休息。

  也就在此时,声音响起。

  “小子,听到他说的吗?武道之路,极其坎坷,先天没有打好基础,后天就难办了。”

  “他说的一点都没错,前两日那个什么什么怀平郡王,血中有药气,自幼浸泡药池,下了不少本钱,如今才不过五品。”

  “但他有一点说错了,怀平郡王这辈子都很难晋升至四品,他根基还是不行,除非他能得到传说中的真龙宝血,不然的话想要踏入四品,成为王者,难如登天。”

  是丹神古经的声音。

  丹神古经拥有自我变大缩小的能力,平日里就藏在许清宵衣袖当中,无人察觉。

  “我还未到相应境界,再者八品我能突破,就暂时不劳前辈忧虑了。”

  许清宵开口,这般回答。

  他听得出丹神古经的意思,想要让自己给他药材,炼制出破境丹。

  “小子,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戒备心太重了,老夫直接告诉你吧,破境丹可不是必须达到圆满才能吞服,你任何境界吞服都可以直接突破下一个境界。”

  “而且破境丹是完美破境,绝对不会有任何副作用,如果你试第一次,你就明白了。”

  丹神古经继续说道,引诱许清宵炼制破境丹。

  “前辈,如果是这样,那晚辈就更不可能炼制八品破境丹了,都已经到了中期,炼制出来岂不是血亏?”

  “倒不如前辈直接跟我说七品破境丹需要什么药材,我好去寻找。”

  许清宵说道。

  破境丹有没有副作用,许清宵不知道。

  但能靠自己的时候,许清宵还是想着靠自己,等自己不行了,再弄破境丹也不迟啊。

  “算了,等你到了七品的时候,你自然明白一切。”

  丹神古经没什么说的了。

  许清宵既然有戒备之心,那就让许清宵自己考虑,反正到了七品,很多事情许清宵自己会知道。

  “前辈莫要生气,您放心,时机成熟,晚辈自然会想尽办法凑齐药材。”

  许清宵也不得罪丹神古经,毕竟早晚有一天自己还是需要丹神古经。

  就好比七品之后。

  自己现在又是读书人,又是刑部官员,事情一大堆,往后的事情估计更多。

  根本不可能有时间修炼武道,再者即便是有时间修炼,速度也绝对慢,而且是极慢的那种,早晚有一天会需要丹神古经帮忙。

  “恩。”

  丹神古经回了一句,随后继续陷入沉眠之中。

  就如此,许清宵也开始继续修行了。

  他先是淬炼一遍肉身,金乌淬体术,而后滚滚金乌气血,化作内气,在体内走过三个大周天之后,便没入气脉之中。

  想要打通第三条气脉,按照这个修行速度至少需要三四个月。

  有些慢,但对比正常武者来说,这已经是神速了。

  正常九品武者,想要抵达八品,动辄就是三五十年,这还必须要有各种灵药辅佐,自己什么都不需要,正常修炼凝气,三四个月就能完成了。

  但许清宵明白一个道理。

  那就是三四个月后,自己当真晋升八品了,没有下一个品级的异术,修炼速度会瞬间打回原形啊。

  这也是一个麻烦。

  到时候唯一能解决的办法,就是依靠丹神古经。

  过了一会,许清宵没有多想,而天也已经快亮了。

  三个周天花费了接近六个时辰,现在是寅时五刻,再过三刻钟,就要去刑部点卯。

  许清宵动身,前往了刑部。

  只是这一日,如昨日一般,依旧没有人理会自己。

  案牍库也依旧以公务繁忙为由,没有给自己相应的卷宗。

  又是一天划水,许清宵心态放的很平,他知晓刑部故意冷自己,有人也在针对自己,就是希望自己出事。

  既然明白,许清宵就不会上钩。

  三日后。

  许清宵收到三封信,是杨豹杨虎二人送来的信,两人得知许清宵召他们去京城,为许清宵做事,兴奋了许久,特意找人帮他们回信。

  信中内容很简单,两人已经出发,预计五日内抵达皇城,同时也带了另外几个信得过的兄弟一起来。

  主要是怕许清宵人手不够,这个许清宵在信中也已经说过,若是有值得信任之人,一同带来。

  第二封信是师兄陈星河送来的信,告知自己,打算来皇都预备科举,同时看看有什么能帮到自己,到时候要一起同住。

  这让许清宵有些开心,毕竟自己师兄也是个聪明人,若是他来了,的确可以帮自己一些事情。

  就比如说安国公他们的孙儿,可以交给自己师兄平日里教导一下,自己制定计划就行。

  而第三封信则是李鑫送来的。

  告知许清宵水车已经建好了,就拿平安县做试验对象,平安县周围有四个县城,百里外有一条大江,非常符合水车的建设要求。

  至于效果如何,还是要等些日子。

  当下许清宵回信,告知陈星河自己的住址,同时也回信李鑫,让李鑫一定要认真盯着,若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最好是时时刻刻盯着。

  有任何情况立刻回信。

  就如此,刑部当中,许清宵开始静心等待了。

  翌日。

  总算是有一件让许清宵开心的事情发生了。

  陛下赐给自己的学堂搞好了,可以不用住在客栈,安国公知晓此事之后,特意送来一些侍女仆人,但许清宵还是委婉拒绝,而安国公也没有多说什么。

  仆人的事情,许清宵先不急,等杨豹杨虎兄弟几人来了,先让他们打打杂,侍女仆人还是得自己来挑,别人送的一个都不能要,也不是防备,只是这种事情还是谨慎一些要好。

  学堂的名字,许清宵就命名为‘守仁学堂’。

  请点女眷过来铺好床,打扫好一些卫生后,许清宵便安心住下来了。

  学堂很大,有大堂和内堂,左边是教书之地和客房,右边是膳房杂物房,外加上还有一个大院子,院中有个小池塘,种着杨柳,非常不错。

  唯一可惜的是,陛下赐给自己住,不是送给自己,如果自己不当官了,这房产并不是自己的,所以还是要努力赚钱买房啊。

  就如此。

  又咸鱼般的度过一天后。

  杨虎杨豹兄弟二人总算是来了。

  他们来了以后,许清宵也算是松了口气。

  整个刑部完全不待见自己,不管做什么,都会受到阻碍,周楠虽然不是别人安插过来的人,但也不是自己人。

  有很多事情让周楠去做,而周楠也只会去低声下气,两边说好话,被人各种欺负。

  可怜是可怜周楠,但许清宵更加知道的是,周楠是在拖自己后腿,想要在刑部立足,就必须要有自己的亲信,也必须要快点处理这件事情。

  否则的话,自己当真要被刑部,儒家,还有一些其他势力玩弄于股掌之中了。

  好在,杨豹等人来了。

  那......也是时候反击了。

  


  (https://trip-cd.com/html/book/3/3830/6378346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trip-cd.com。九游登陆平台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trip-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