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游登陆平台小说 > 无上皇主之对针对 > 第三章:惊现前世魂

第三章:惊现前世魂


  “下面拍卖的物品叫玄机通天盒,发觉于一处上古遗迹中,由于没有人能打开所以起拍价为----一枚紫金币。”拍卖师举着盒子道

  不过奇怪的是整个拍卖场无人应答,看着这场面拍卖师心知肚明这盒子只不过是拍卖场的讯头罢了,说白了就是活跃气氛用的,毕竟一个打不开的盒子鬼知道里面有什么。

  拍卖场就是要利用那些冤大头好奇心抬高价格,有人卖他们就赚大发没人卖也没关系,等上个几年后给盒子换个名字在拿出来拍卖,说起来玄机通天盒这个名字就是他取的,他还记得这盒子的上一个名字叫做万宝盒。

  要是张御天这时知道这拍卖师内心的想发估计要吐血身亡。

  “2枚紫金币”...

  听见有人竞拍人们诧异,要知道一枚紫金币=一千黄金币=一万白金币,对于一些家族来说这几乎是他们一年的收入。

  这盒子可不便宜啊!

  正当他们打算嘲笑此人一番时,但却发现这声音是从张御天所在的天字号包间,传出来的后都默默的闭上了嘴,他们可没忘那股威压就是从这个包间传出来的。

  “2枚紫金币一次,2枚紫金币二次...”

  张御天双拳紧握,终于要到手了他心想。卖玄机通天盒本来就有风险,加上之前因为云琸他无意间放出了一丝剑威,相信整个拍卖场没人敢跟他竞争。

  拍卖师心里苦啊!本来听见有第一个人喊价时他觉的有希望拍卖到6枚紫金币的,可知道是那个包间后就没敢想了,只得乖乖报价。

  “2枚紫金币三......”就在拍卖师要说三次时,位于张御天对面的天字一号包间中,传出动听声音

  “3枚紫金币”,听声音应该是一个比张御天要小上一些的女子。

  “靠”。尽管这女子声音很是动听,但张御天听见后还是忍不住暴出一句粗语,双拳握紧的更紧。

  “6枚紫金币”...

  “8枚紫金币”...

  “12枚紫金币”...

  “12枚紫金币一次,12枚紫金币二次...”

  张御天紧握的双手布满汗泽,12紫金币已经是他调用的全部积蓄如果对方在喊价,他这一生算的玩了,扑通扑通张御天的心不争气地快速动着。

  他死死盯着对面的包间一副狰狞的模样,幸好有包间隔着不然对面的女子不得被张御天活活吓死。

  “她一定是没钱了,可千万不要像上次一样!”张御天在心中暗暗祈祷。

  可现实是残酷的,如同上次一般就在拍卖师要说三次时,一个弱弱的声音从张御天对面传来。

  “可不可以用皇器抵押。”

  她这话一传出整个拍卖场瞬间变得寂静无声。

  最后的希望没了,张御天只觉大脑一片空白摊坐在凳子上,他虽然不知皇器为何物,但看拍卖场上众人表情,大概是比仙器更高级的存在吧!

  此时张御天就像个泄气的皮球,躺在凳子上一动也不想动,太累了这一年来他生怕被张家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为活下去他走一步看十步在张家挺了过来,可现在支撑他前进的柱子断了他的修为和生命都即将止步。

  戒指里没有老头,肚子里没有金丹,手里还没有搬砖.....甚至连命都没有多少。

  张御天来到这个世界所有的幻想都逐一破灭,他差点忘记自己曾经也是一名地球人,他现在有点想念地球,想念那在学校课堂上打游戏的快乐时光......

  就这样张御天失去了意志,他正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他回到地球过着与平常无异的生活,但是有一天一切都突然改变所有人都在责怪他。

  怪他胆小懦弱,怪他没有毅力恒心,有的甚至怪他丑陋不堪......听着回荡在天地间的指责张御天捂着耳朵蹬在墙角不断抽咽哭泣,他好似忘记什么重要的事可他也无法记起来,至到一行小字出现在他的眼睛里。

  在张御天蹬着哭泣的墙角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写着14个歪歪曲曲的小字。

  -----曾言支手碎星辰,征伐万界无上天。

  看着这行小字张御天陷入回忆,这是他写下的,这行字承载着他的全部,断断续续画面在脑中闪过画面中。

  一个身穿怪异服饰的人凑到一个少年身前不知跟他说些什么,少年就无比高兴地走出院落.....

  “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牌子吗?老头你耍我”那少年对着一个老头翻了翻白眼怒道......

  画面在次改变...少年一下摊座在了凳子上,双眼逐渐变的黯淡无光最终昏睡过去......

  张御天停止哭泣重新站起。“我想起来了我是----张...御...天。”此时张御天的眼神不在黯淡无光而是变的如盖世剑诀一般可斩日月,灭苍穹。

  “不能吸收天地灵气又如何,大限将至又如何?只要我还活着终有一天我要让日月星辰为我而逆转,诸天万界因我而颤抖。”

  ---“给我破”

  随着张御天这可声撼万古的怒吼,所有指责声消失接着大地以恐怖地速度坍塌无数高楼大厦化成碎片在空中飘浮,苍穹之颠裂开条条裂缝从中崩出的暗黑色光束逐渐将整个世界一一吞没。

  最终形成一个黑暗与寂静并存的星空,而在这永夜般的星空中下两个灵魂相对而望久久不语。

  “你是谁?”看着眼前这与他一模一样之人张御天打破寂静率先问道。

  “我是谁难道你不知?”听到张御天如此问对方嘴角微微上扬,看他的眼神更加犀利。

  对方眼神太可怕这那是张家所说的废材,他与张家家主对视过,这眼神不知比张家家主强了多少倍。

  说实话他还有点心虚毕竟对方是这具身躯前主人,但他不惧前主人又如何,要知道如今他才是这具身躯的主人。

  他和我之间只能有一个从这片星空走出,而这个人一定是我张御天,他有不败的信念。

  想到这里张御天丝毫不惧,迎上他的目光与他对视一字一句的回答道:“你是我...我还是我...”

  听到张御天如此回答对方诡异一笑,缓缓向张御天走来,两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看着张御天张御天也看着他。气氛中弥漫着一丝悲凉也透着希望。

  前世身缓缓抬手,一指点在张御天眉心处,“这是我给你的馈赠,用它活下去,期待我们下次见面。”

  随着一圈波澜荡起,张御天身前在无前世身的踪迹。

  天玄城郊外四匹血龙马拉着撵车快速向天荒城驶近,车内女子看着昏迷的少年,眉心紧促精致的小脸上充满疑惑,没道理啊在拍卖场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该不会真是让她给气的吧!

  想到这她看着少年嘟着嘴小声地嘀咕道:“不就是稍稍提高一下价格吗?真小气。

  她这话才说玩,昏迷的少年眼间突然出现一滴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淌。

  “喂...你怎么哭了别哭,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撵车外云琸听见她这话很很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无比后悔带上她的决定。

  就在几个时辰前云琸在包间醒过来后,却发现张御天陷入一种非常诡异的状态,身上没伤输入灵力也醒不过来,还没有心跳呼吸可却又有体温。

  救治无用后云琸本想拿起张御天的剑走人,可想起那剑的威力他犹豫了,要知道张御天仅仅是拔开一条裂缝而已。

  更何况这仙器他根本拔不出来。

  就在这时拍卖场的人走进来递给他一个盒子,说是殿主大人的意思,云琸猛的觉悟看向下方的拍卖台在看向那剑---那剑已经被合上了。

  云琸本以为张御天和他一样是被剑气所伤,可现在看来并不是,张御天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简单。

  他决定在张御天身上赌把大的送张御天回天荒城,如果张御天醒过来了定会感激他...如果没有他极有可能有性命之忧。

  在面对三大家族之首的张家,饶是半神境的云琸也是充满无力感,天玄城到天荒城路途遥远指不定会被突然被截杀死在半路。但无论如何他这条命都是张御天救的,让他抛下张御天独自离去,也是万万做不到的。

  就这样抱着必死的绝心,云琸带上张御天快速向天荒城驶近,至于撵车上的这位女子则是她自己要跟着的说是能救张御天,云琸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就答应下来。

  “姑娘您到底能不能让我家公子醒过来”云琸忍不住问道。

  “在给我点时间肯定能”她底气略有不足的回道

  撵车里的墨雨寒听见云琸的话也是一阵无奈,本来她想不就是一个凡人而已以她的修为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可查看过张御天的情况后她蒙了。

  要不是为那盒子,以她的身份才不会委屈自己来救张御天。

  她瞒过所有人从书院偷跑来这里,眼看就要得到玄机通天盒,可拍卖场突然说有人出更高的价不卖了,她拿出皇器对方都不给她这可把她气坏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张御天,想到这里墨雨寒偷偷瞅了他一眼,有点心虚因为与张御天竞拍时她动用神念刚好看见对方被她气晕过去。

  古怪昏迷之人还会流泪,回过云琸话后墨雨寒回过神来一楞,在看向张御天后墨雨寒总觉的这昏迷少年和刚才有点不一样,可具体有何不同她一时又说不上来。

  一股玄而又玄的神秘力量逐渐充斥着张御天全身,但这时撵车突然停下血龙马好似感受到了什么异常。

  此处处于山谷地带,奇石遍地密林高大,左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右边则是巍峨的巨石,想要通过就只有直行。云琸瞟见前方淡红色的石头心中不由的警惕起来,此处一直来都是杀人越货的不二之选,那连雨水也冲刷不掉的淡红色就是最好的证明。

  “全体警惕,去两个人上前查探。”

  死死盯着前面的密林,云琸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惨叫声传来云琸心莫名一寒。

  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能秒杀他派去的人,还隐而不出,这不是打劫的风格,定是为张御天而来。


  (https://trip-cd.com/html/book/2/2728/6478608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trip-cd.com。九游登陆平台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trip-cd.com